哇为什么他们这么可爱啊!

年每天都有粮吃夜

© 年每天都有粮吃夜 | Powered by LOFTER

【麦藏】无梦之人(十三)

消失了一段时间......
写到后面状态不太好。尤其在拜读各位太太的作品后,觉得我真是浪费了tag位。。。不过不会坑掉的,请放心www
依然感谢点红心点蓝手给评论的你。看见lofter提醒总是让人充满能量www,谢谢。

写了太久都没有开车有点乏,写了个其它设定的车,过两天发。新司机上路,请系好安全带。


本章有原创人物,不过对剧情没太大影响。

以上ok的话↓↓↓↓↓↓↓

——————————

麦克雷本来以为今晚会做一个好梦。可梦境总是难以预料,尤其是在他从之前半藏的举动中冷静下来走出帐篷的一瞬间,抬头所看见的满天繁星所勾起他的各种回忆,让他不得不在今夜的梦境里回想起一些不太愉快的过去。


还在死局帮的时候,笼罩着麦克雷的夜空总是难以窥见几颗星星。灯红酒绿以及嘈杂的音响中传出震颤身体的噪音,混杂着身边寻欢作乐的人群中散发出酒、香水、烟草、汗味以及别的一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味道,并不好闻。一切的一切都迷惑了他的感官。那时的他更不会对看见几颗星星而感到开心,比起舞池里绚烂的灯光,在外面抽烟时抬头所窥见的,不过只是几个惨淡的白点——宛如上天想用来遮住败坏与丑恶的巨大黑色遮羞布上被细针戳了几个小孔。一如他平淡不见光的人生。

直到遇见莱耶斯,加入守望先锋。他遇见了许多从未体验过的,之后他的世界宛如变成了一条绚丽的银河。

无论在初遇时被加布利尔揍得如何鼻青脸肿,并在今后的日子里屡屡被他说教,或是小打小闹的拳脚相向,麦克雷永远都会觉得成为了这个人的徒弟是他最幸运的事情。他记得他们一起在酒吧说莫里森的坏话,同安娜一起给法瑞尔准备生日礼物与聚会,一起在出任务时为争夺一块牛肉干而拌嘴,一起去帮莱因哈特擦洗他的盔甲...他曾经想过告诉莱耶斯他有多么感谢他给自己带来了他之前从未想过的生活,但那个严厉的师父总有各种挑毛病的时候,斗嘴是永远的日常。反正也没什么不好的,就像这样,就像这样,直到世界和平守望先锋解散,又或者,世界保持它的常态——永远不太平。所以守望先锋不会解散,莱耶斯不得不奋战到他老了,有一天甚至会在甩动他那两把枪时扭到腰而不得不躺在病床上宣布退休时,他的弟子会站在他的病床边,将自己那顶饱经风霜的破牛仔帽拿下来放在胸前,对老去的英雄说出:“你是最棒的老师。”

这似乎永远不可能了。

麦克雷甚至要祈祷,在自己有幸能自然老去躺在病床上时,那个黑影不会突然出现并灵活的拔掉自己的呼吸器。

有的话自己可能永远无法说出了。
那些话变成了那喧嚣的夜晚中,惨淡的挂在天上的,没有人会想起的星星。



“嘿醒醒牛仔,我们该吃吃早餐出发去找那个该死的矿洞了。”

麦克雷从一身冷汗中醒来,他还真他|妈|的梦见有人拔了暮年濒死的他的呼吸器。

帐篷外面乱哄哄的,看来所有人都已经起床来为今天的工作做准备,为了不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还没睡醒,麦克雷揉了揉自己那本来已经被压得乱七八糟的鸟窝头,拍了拍脸,向那个还不太熟络的人回应道:“好的,马上就来。”

穿衣洗漱完毕后,麦克雷一出帐篷就被一个留着黑色平头的高大中年男人推到了摆在室外的餐桌前:“快点只差你了,没有人告诉你该几点起床吗?”

“没有。”麦克雷看了看早餐内容,对丰富的内容感到震惊,以往在荒郊野外他都只能吃点压缩干粮。一抬头,正好看见了坐在桌对面啃三明治的半藏。麦克雷指了指那边,转头对着高大男人有点不满的说:“不是说只有我了吗?”

高大的男人露出了震惊的表情,小声责备麦克雷:“喂你怎么可以这么指着...”

“黑川,”半藏打断了黑发男人:“昨天是我忘记告诉麦克雷先生时间了,你不要磨蹭,快点去做准备。”半藏用的日语,麦克雷只能从名叫黑川的男人之后的反应大概猜出内容。

“Kurokawa。”黑川走之后,半藏对着麦克雷重复了一下那个男人的名字并做了介绍:“我还在家族时候的主要保镖,从他年轻时候就一直在帮忙,我从家族出来后其他人大多被一些长老或者别的什么人招安了,唯独他自己吃了些苦头,从家族脱离了。我把他找了回来。”半藏说这些的时候并没有看着麦克雷,像是与自己无关,但麦克雷知道这也是他在关心自己。见麦克雷没有什么反应,半藏抬头呵了一句:“还站着做什么,快坐下吃你的东西。”

麦克雷像黑川一样听从了半藏的安排,坐下来开始吃自己的那份看上去颇为美味的早餐。并时不时的抬头看看半藏。看上去半藏今天心情不错,麦克雷心里有点痒痒,想尝试点什么。

“ku、ro、ka、wa。”麦克雷一字一顿的蹦出四个音节,同时蹦出来的还有他的手指,“太长了,是姓还是名字?”

“他的姓。”半藏吹了吹嘴边的咖啡。

“你们在称呼亲密的人的时候也是用名字的是吗?”

“一般情况下是的,除了某些特别无理的人。”半藏喝着他的咖啡,漫不经心。

“是的岛田先生,我感觉我很没有礼貌,对此我感到抱歉,可是Hanzo只有两个音节,Shimada有三个音节,并且之后如果你和你弟弟在一起的时候这么喊那可能还会造成误会,为了彼此的便利,我还是会喊你半藏。”半藏对此并没有做出什么回应,麦克雷将这视作同意,同时他紧接着他的计划:“作为赔礼,我想你也可以称呼我为,杰西?”

半藏抬头皱起了眉头,显然他没料到牛仔绕了大半天只是为了这个,不过他可不在意拒绝牛仔之后对方会有什么反应,因此他迅速的回答道:“我不会那么叫你的,麦克雷先生。”如半藏所料,麦克雷露出了沮丧的表情,甚至可以说有些沮丧过头,他装出一副要昏倒的样子,发出一声长长的戏剧化的悲叹,半藏甚至快被他逗笑了,但半藏还是表情严肃的说:“快吃你的东西,我们很快就要出发了。”

“好吧,也许是我的名字不太好听。我不会强迫你去喊一个并不美妙的音节的,”麦克雷从自己的盘子里插起一个圣女果,放到嘴里慢慢咀嚼。酸甜清爽的汁液在他口中炸裂开来,驱赶了残留在他身上的最后一丝困意,他甚至觉得清晨清冷的空气能使他的声音变得更加明澈,他相信半藏会喜欢他的声音的:“不过半藏真是一个好名字,我很喜欢,请让我继续这么称呼你。”

麦克雷看见半藏的眉毛轻轻挑了挑,根据以往的观察这至少表明他很愉快。接着半藏就用那种有些无奈却又有点因压抑笑意而轻微颤抖的语气说道“随你便吧,但吃东西时候不要说话。”半藏已经不会在他面前吝啬笑容了,麦克雷不会再像一开始那样觉得他的笑容有多么惊艳,可每一次都会感到一股暖流涌上心头。

宛如青春偶像剧里的恋爱情节,够了,麦克雷你他妈是个快40岁的老男人,别老让那些粉红色的泡泡出现在你的周围。

他默默腹诽,却还是心情愉悦的面对着半藏享用完了他的全部早餐。



吃完早餐之后的一切行动都变得迅速非常,他们坐上车驶往最近的一处矿洞。

黄色的土地使得他们的车随时被包围在层层风沙中,这片风景让麦克雷不时的思绪放飞回了那片他熟悉的北美土地。他早就是个没有马儿的牛仔了,那个世界早已离他远去了。

“你在想什么?”身边坐的是那个娇小的年轻医生,她明显对麦克雷的放空产生了好奇。

麦克雷把视线从窗户外移回到车里,朝莉雅做了一个”什么都没有“的动作。他下意识的看了眼前方的后视镜,半藏并没有注意后排的事情,坐在他的副驾驶位置闭目养神。麦克雷注意到了他的黑眼圈,他太累了,麦克雷迫不及待等完成这些事情后就带着半藏去找个地方让他好好休息一阵子。



知道自己和这个男人无法正常交流的莉雅在旁边摆弄起了手机。麦克雷感觉女孩手机上镶的钻还有屏幕所反的光耀眼得快瞎了自己的眼睛。女孩像是在故意逗弄他,麦克雷有点火大,准备呵斥莉雅让她停止这种小孩子的把戏。

“我们到了。”

黑川的声音从驾驶座传来。麦克雷差点忘了是他在开车,他相信如果自己和莉雅发生冲突,黑川肯定会去帮那个小姑娘,毕竟他看上去对麦克雷也没有多友好,而当这一切发生时半藏多半只会在一旁看戏。

矿洞的入口看上去除了因为常年没有人维护而有些脏乱,其余的看上去都很现代。浇灌好水泥和钢筋搭起的拱形入口差不多有十米宽,和麦克雷想象中的用木头架起来的老旧矿洞完全不一样。

“麦克雷,不要老是想和莉雅过不去,对她友好一点。”下车后半藏从后备箱取出了自己的弓箭,黑川和莉雅都去后面车上帮忙拿东西,麦克雷不想加入他们便和半藏留在一起。

刚刚一路闭着眼睛的半藏也不知道怎么发现他的那些小心思的,麦克雷不知道该不该为半藏关注着他而感到高兴,只能回道:“好吧,我尽力。”

“她又没有对你做什么特别过分的事情,一个大男人还要欺负一个小姑娘?”半藏显然对他的回答不太满意。

麦克雷瞥了一眼莉雅那边,确认她们听不见这边的动静。

“嘿,我并不是你想象的那么小肚鸡肠,往常我对女士都是很绅士的,”他压低了声音:“可是莉雅总让我感觉不太对劲。”

“哪里不对劲?”半藏也朝那边看了一眼,麦克雷看出来至少他没有一上来就否定自己,这份信任让他感觉很棒。

“她是个医生,半藏,但是上次她连最简单的包扎都做不好。”麦克雷指了指自己手臂上的伤疤,半藏盯着那,思考了一会儿说:“这还不能完全说明什么,如果只是因为这个,我希望你能相信自己的队友。”

麦克雷也知道自己的这个理由非常不可靠,但他也说不出别的什么。也许真的是自己想多了,他只能这么想,而莉雅她们也准备好装备朝这边走来了,这个话题便就此打住。

“麦克雷!”莉雅喊了麦克雷一声,吓得他赶紧看了看半藏以为自己是不是刚刚说话的声音太大了,半藏也看着他,不过表情上可看不出什么惊慌失措。莉雅看麦克雷没反应就摆了摆手,朝黑川点点头,结果还没等麦克雷反应过来黑川把身边地上的一个登山包丢给了自己,麦克雷身形不稳摇摇晃晃地接住了。

半藏自己过去拿了一个登山包背起来,黑川拼命阻止并表示自己可以拿他的那份,不过半藏拒绝了他这种过于操心像个老妈子一样的忠诚,把箭囊架在了背包的右侧一同背了起来。看上去毫不费力。

一行人在莉雅做好二氧化碳浓度测试后朝矿洞内部进发,除了刚才麦克雷所在的车上的四个人,还有另外车上的三个专业人士,麦克雷看他们不停用仪器每隔一段路就进行各种扫描,确认安全之后才继续前进,顿时明白了为什么这个任务耗时会这么长。

矿洞稍微往里一些便没有了太多的水泥架构,岩层和泥土出现在了他们四周,各种钢架交叉纵横,脚下还有矿车用的铁轨,各处堆积着一堆土石,麦克雷猜测这应该是受了那次大爆炸的波及,看上去每一个地方都像埋着无数颗炸弹一样岌岌可危。且不说这里原来的工作人员,当然现代已经大多数都是利用智械采矿,光是想想狂鼠敢在大爆炸之后支身跑到这里面藏住那个“宝藏”,就足以让麦克雷不寒而栗。

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驱使着麦克雷行动的逐渐变成了他的好奇心,无论那个东西是什么,甚至会不会有毁灭世界的力量,这一切现在都无法阻挡他去寻找那个宝藏的步伐。他只想早点找到并毁掉它,带着半藏回到守望先锋基地。

“等一下!”

半藏低吼一声并紧紧拽住了麦克雷的右手臂,后者刚准备踏出半步的脚就这么悬在半空,屏住呼吸不敢乱动。他把视线下移,在电筒光线的照射下看清了那盘成一个直径大概30厘米的一团黑色物体,隐隐约约看得出上面鳞片的反光。

“蛇,把脚收回来,让他们来处理。”半藏小声命令道。麦克雷立马照做了。其余的人看上去熟练无比的开始排除这个麻烦的小家伙,抓捕,丢入麻袋,往里面灌入了催眠瓦斯。

“完美的动物保护者。”麦克雷看着那条瘫软在地上的小蛇,说了一句:“我原本以为你们会直接一刀砍下去,不过老实说在见惯了那些野蛮的做法后我有点觉得这种不够直截了当的做法非常麻烦。”不过他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了美玲,还有温斯顿以及之前飞机上那群科学家的脸,这种事业才不会没有意义,就又加了一句:“但我还是更喜欢你们的做法。”几个人朝他笑笑,继续向矿洞更深处走去。

接下来的路途让麦克雷感觉自己宛如是来拍摄野生动物纪录片的工作人员。蝙蝠,蛇,老鼠,蜘蛛,还有各种各样说不上名的动物,从各种各样的地方钻出来。无论是在大爆炸前还是大爆炸后,澳洲永远是个动物王国,人类是真正的外来移民。而现在,移民大部分都走了,他们所留下来的东西也成了这群原住民的另一种天然居所。

半藏所找来的专业人士就有处理动物问题的专家,所以一路上他们虽然与各种动物频繁彼此打扰,却也没有危害到各自的什么利益。顶多就是被吓一跳,不过对方也同样是从安眠中被惊扰。

“你喜欢动物吗?半藏?”麦克雷小声对走在自己右侧的人说了一句。

半藏看看他,回道:“还行吧,小时候很喜欢。不过最近见得太多了,感觉和第一次去动物园的时候肯定没法比。”

“哈哈真的?那我可对你第一次看见狮子时候惊讶的合不上嘴的样子很好奇。或者,马的,那个?”

“行了麦克雷,这种玩笑已经够了。”半藏厌恶的瞅了坏笑的麦克雷一眼:“事实上,我当时没见到太多动物。”

“为什么?就算狮子老虎很喜欢在我们去看他们的时候在洞里睡觉,你总归会在人工湖上看见几只喜欢嘎嘎乱吼的天鹅。”说完麦克雷还学了几声,不过听上去只是怪叫。旁边的人朝他比了个噤声的手势,生怕他吵醒更多的其它生物。

半藏也拍了拍他的背示意他小声点,随后便抬起了他那覆满龙神纹身的左手臂:“我当时刚刚获得神龙之力,还不太会控制它们。那些生灵敬畏惧怕龙神的力量,大概都是在躲着我。”半藏说这话的时候眼里有点遗憾,带着点无可奈何的笑容。麦克雷由此知道那对于年幼的他来说去动物园绝对算不上一次愉快的出游。更何况受到家族严密监视的半藏也许是很期待难得的远足的。

他不知道这个时候是不是该安慰半藏,但他还是朝半藏那支纹满龙纹的手臂上靠了靠:“哈哈,这好像没有那么可怕。你现在已经可以控制好他们了是吗?否则我们是不是刚才会在洞口看见一场野生动物大逃亡?”

“嗯说不定吧,要不我试试放出它们?然后也许你会看见一场迷你的动物大迁徙。”半藏将手朝麦克雷脸前猛然抬了一下,想吓唬吓唬他。而牛仔也配合地装出被吓到的样子。这一举动又把半藏逗笑了。麦克雷也跟着笑了出来。旁边一群人看着平时不苟言笑的半藏露出了如此放松的表情,一时间都在面面相觑,天知道这个牛仔做了什么。

等到笑完了,半藏像感叹一般的说了一句话:“让内心住一条巨龙,既是一种苦刑,也是一种乐趣。”

“维克多·雨果。”麦克雷紧跟,并补充道:“哦莱耶斯教的,别看莱耶斯那样,他以前可是个有钱人家的孩子,名牌大学毕业。结果有段时间他就像要把我教成一个博士一样的,在没有任务的时候整天让我看书。虽然这事最后以我用番茄酱弄脏了他的藏书而告终了,但我还是看了不少。”

像是想象不出面前这个满嘴跑火车的男人也能拿起一本书好好看下去一样,半藏再一次的笑了:“那么你看见这句话的时候是怎么想的?”

“呃,关于雨果的生平的思考?......我想的都很普通,像每一个青年人想的那样,无外乎为我在守望先锋的工作感到自豪的想法...也许还有别的。所以你当时怎么想的?你可是有两条巨龙在身体里。”

“我那时候只看见了这句话,还不知道是谁写的,所以我没有代入作者的经历和情感。”半藏稍做解释,这让麦克雷预感他会听见一个预料之外的回答。“当时我只觉得它说的是假的,只有苦行,没有乐趣。”

“噢独到的见解,所以,为什么?”虽然麦克雷能猜个十之八九,但他还是忍不住问。

“我感觉太累了,龙神的力量,家族的羁绊。一想到自己的未来是既定的,哪怕是为了家族的荣耀我也会感到难过,当时的我还很年轻,难以承受这一切。”半藏沉默了一下,补充道:“也许我一辈子也承受不了。源氏想把我从中解救出来,我却失去了他,像家族世代相传的传说一样。抱着他尸体的时候,我像是被宿命——一股无形的力量所包围。住在我心里的神龙注定了我一辈子的苦行,毫无乐趣可言。”

“可是源氏回来了,”麦克雷不知道这个能不能安慰半藏,一瞬间他觉得对方的表情痛苦得像要哭出来,慌不择路又心疼的麦克雷只能赶紧找点事来安抚他:“你也从家族脱离了,之后和我去总部见你弟弟,之后你想留下来或者干什么都不会再有人拦着你,你可以做任何你想做的事情,还有无数的有意思的事情在等着你。你现在拥有无限可能的未来,半藏。”

听见“未来”一词的半藏眼神颤动了一下。这对于过去的他而言是一个被宿命层层包裹透不进一丝光芒的词。但现在却被什么人给点亮了。

半藏看着旁边麦克雷的脸,突然想到些什么。

“麦克雷,我......”

“快看这个!”前方传来莉雅的惊叫,半藏没来得及说出剩下的话被他吞进腹中,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莉雅手指着的方向。那是一处做了记号标记的石壁,几个简单的字符和图画狂放的刻在上面。

“是狂鼠说的标记形态,时间也符合。”有人上去观察抚摸了一会儿那个标记后得出了令大家都感到喜悦的结论,不过这同时也意味着这之后的道路会增添许多变数。

麦克雷想起刚才半藏似乎话说到一半就被打断了,再去问,对方却犹豫了一下,没有再接下去:“.......没关系,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轻描淡写得就像傍晚落日下的微风。



评论(1)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