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为什么他们这么可爱啊!

年每天都有粮吃夜

© 年每天都有粮吃夜 | Powered by LOFTER

【麦藏】无梦之人(十)

又失眠啦。
更一发。

最近心态不稳,写的很慢,这章剧情改了两次(x)
否掉了麦爹讲述完整过去的剧情(简直鲁豫有约)这一部分有机会以后再说,或者随便写写,就谈谈自己关于麦爹的经历的设定,不放入正篇。
本章有麦克雷关于莱耶斯的回忆。不是r麦r。

ok的话↓↓↓↓↓↓↓↓↓↓↓↓↓
===============================


  
“无聊至极。”

本来以为接下来是一段漫长的推心置腹,但半藏却撂下这样一句话。

“我对你的事情并没有那么感兴趣,你是喜欢对见面没几次的人交待自己的一切的那种人?”半藏搓着手指,麦克雷看着他每摩挲一下指节,后背都像被人用针扎了一下。

是的,他没道理对一个见面没几次的人交待那些尘封在记忆深处的东西。虽然他是在追求半藏没错,他的确对半藏抱有特殊的感情,但这还是显得太突兀了。

上次有这样的交谈是在和源氏交谈的时候,那也是因为源氏对他说了很多关于岛田家的事情,出于一种礼尚往来的想法,他有必要和源氏交流一下,但是就算是那一次,他所说的东西也没有这一次想说的东西那么私密,有的细节甚至只有安吉利和莱耶斯才知道,连莫里森都不了解,因为当时莱耶斯对他说:“这小鬼是我捡来的,他的一切由我负责。”

那为什么他想和半藏说这些呢,就像一个青春期的孩子,忍不住向全世界宣告自己的一切。当然,也许过很久,他就会想起这时候的坦白而在自己的房间里因为感受到莫大的羞耻而翻滚不已。

这太难为情了。

“那这样,我告诉你我的故事,你也告诉我你的事情?”麦克雷想了一个好提议,是的,也许从一开始他就期望这样:半藏也对他礼尚往来,告诉他一些关于自己的事情。

半藏显然觉得这个提议蠢极了,他咂舌,随后用眼神告诉麦克雷这绝对是最糟糕的想法。

麦克雷悬崖勒马:“哦对的,没错,品茶和女子高中生的睡衣派对可不一样。”

他又喝了一口茶,也许是他的味觉早已被咖啡和酒精破坏殆尽,他感受不出这茶叶和外面的有何不同。又或许,他已经没有心思去尝试这茶的味道了。

气氛又会回归半藏打开话题前那样,这使他心烦。他也责怪不了半藏是个不会找话题的人,也许是自己最后引导的方向不对呢?他以为半藏会和过去那些女人一样,喜欢在他身上探索故事的痕迹,但是半藏,显然,他是个男人。

哦不对。麦克雷心里感受到一丝疑惑:他为什么要问自己和莱耶斯的事情?

“你为什么要问我和莱耶斯的事情?”这也许能打开话题?虽然麦克雷对自己向半藏提问并不抱有什么希望。

半藏应该也是做好准备才向麦克雷提问的,他神色淡然,端着茶杯。第一次,麦克雷从他的眼神里看见了追忆往事的痕迹。不紧不慢的,他回答麦克雷的提问:“你知道我和源氏的事情……我想,也许知道不同的人,在面对重要的人的逝去时的感觉,这或许会对我和源氏的关系恢复会有帮助。”半藏眉头皱了一下,显然他对自己的行为的目的性不是非常确信:“当然我知道我和源氏的关系和你的不一样,但是,知道你们对彼此的态度或许能给我一些别的想法。我需要知道怎么去面对我弟弟,我需要……我需要一点准备。”

难得半藏一次会说这么多话。

回想起源氏对自己说的话,里面不无对今后他们兄弟俩修复关系的担忧。

麦克雷感觉有点好笑。

“你们东方人真麻烦。”麦克雷笑着说。

半藏显然被麦克雷的反应弄得有点不明白,他刚才算是很认真的在烦恼,可是当自己的烦恼被他人回以轻笑的时候,这显然不会令人愉快。他的眉心又皱在了一起。

“不不不,亲爱的,不要这么老皱眉头,这太糟蹋你的脸了。”麦克雷又抽了一口雪茄,他开始想要如何告诉半藏其实他的弟弟在和他想着同样的事,也许他们只是缺少一杯酒,或者狠狠的互相打对方一拳,兄弟之间不过这样,尤其是两个人的心已经不言而喻的回到同样的地方时。

可他们就是没有人愿意迈出一步,这真是令人感到好笑又心疼。

“也许这次任务结束后,我能带你去守望先锋总部看看。”麦克雷想起他们的第一次见面:“当然,这次是我邀请你去,你不会被绑着的。然后你应该看看,我们是怎么在一起工作的,我猜大家一开始会对你有点点敌意,这不要紧,毕竟大家打的第一次照面不是那么令彼此愉快。但很快,莱因哈特会用他的大手紧紧拥抱你,他是个非常好的人,我确信他会喜欢你。然后呢,猎空也许会对你的纹身感兴趣,你要知道,她很喜欢这种类型的东西,她曾经有段时间把自己弄得很朋克,后来因为被莫里森勒令才换回去。”麦克雷指指半藏的左手臂,他很喜欢那上面盘踞的龙纹身,仿佛随着半藏的吐息起伏着而有了生命。

半藏已经猜不透这个美国人究竟想表达什么了。他感觉自己的脑电波似乎从来没有和这个大洋彼岸国度的人吻合过。

麦克雷继续絮絮叨叨:“还有安吉拉和温斯顿,他们也许不会那么快就接受你,尤其温斯顿...对,不知道你上次有没有看见他...或者说,它?总之他是只猩猩,但是他绝对比你还聪明,我这并不是在骂人……”

“够了,你到底想表达什么?”半藏伸手暂停了麦克雷手舞足蹈语无伦次的滑稽表演。

“半藏,你该去见见源氏,你该和他好好谈谈。”麦克雷想起他一开始想说的话,前面做了那么多铺垫,他觉得半藏能够稍微接受一点和他去守望先锋见源氏的提议:“源氏和你一样,他很担心你,他不恨你。你们只需要敞开心扉接受彼此,当然,你们彼此的心门早已为自己的兄弟打开。”

“源氏不恨我?”

“不恨。”麦克雷为了加深自己的话可信任的程度,特意强调了一句:“我们谈过这事。”

半藏沉思了一会,麦克雷感觉半藏手里的茶杯都要被他思考时用指头磨蹭的习惯给擦得比之前还干净了。

“好吧,我会和你去守望先锋总部的。”半藏思考半天后点头答应了麦克雷的提议:“等这个任务结束。”

噢天呐这真是太棒了!

麦克雷感激此时此刻不知道哪路神仙使半藏开窍,表现出他少有的坦诚,做出一个如此正确的决定!

当然这其中并不是没有私心,麦克雷同样希望借此为契机拉拢半藏加入守望先锋,这对自己的组织又或对自己个人都将是绝佳的结果。

“相信在那你会得到你想要的结果!”麦克雷言之凿凿,表情真挚并急不可耐的说道,他太怕半藏突然反悔了,虽然他知道半藏并不是会食言的人。

确信半藏不会反悔后他激动得一下子蹦哒着跳了起来,差点弄翻摆在桌上的杯子,接着他手忙脚乱的接住了差点一个因自由落体而结束使用寿命的可怜陶瓷制品,被撒出来的茶水烫得脸部不禁扭曲出了奇怪的表情。

麦克雷抬头想表达一下自己的尴尬,本来以为会撞见半藏轻蔑又或是生气的一贯表情。

不过这一次,麦克雷清楚的看见了半藏的笑容,和之前的都不一样,像是乌云密布的天空中出现的一道光,如同一把利箭从云中穿过,随后大风四起,将苍穹从乌云的桎梏中放出。

一切都凝固了。

无论如何,就算杰西麦克雷在之前没有爱上岛田半藏,但只要在今后的人生中,哪怕一次,哪怕在人海中,只要他看见这个笑容,都一定会陷落在那无尽的思念中,都一定会像一只飞蛾一样扑向这团烈焰,都一定会对任何一个看见过这副表情的人心生嫉妒。

尽管如此,半藏这次的笑容和以往一样,并没有维持太久,他抬头看了看墙壁上挂的钟,时针刚走过数字10所在的位置。

“但愿如此。好了,牛仔,时候不早了,和睡了几个好觉的你不同,我可是从昨天晚上到现在一刻都没有闭眼。”半藏喝干净杯里的茶,高仰起的脖颈让麦克雷忍不住把视线投向颤动着的喉结,能感受到水流正在经过那里直通腹部。“我原本想着茶叶能够缓解一点我的疲劳,不过好像并没有奏效。我得睡一觉,但是对那些仆从我并不是百分百的放心,毕竟我现在在家族里的位置很微妙。”

半藏放下茶杯站起身来,揉了揉眉心像是困倦正是从那个地方来袭击他的一样。随后他向麦克雷鞠躬,这个一向注重礼仪的男人非常正式的向麦克雷提出了他的请求:“在我休息的时候,我的生命就交给你了,麦克雷先生。”




麦克雷站在二楼阳台上望着遥不可及的星辰,肉眼可见的漫天繁星算是山野别墅区清新的空气带给他的一份意想不到的惊喜。

夜晚的空气十分清冷,而这一份冰凉却也是麦克雷所需要的——他得保持清醒。

虽然在如此干净的空气中吸烟使他产生了一种往清澈的池水里倒下一瓶墨汁的负罪感,可身体对尼古丁的渴望以及大脑充满困倦的叫嚣还是让他忍不住点燃了一根香烟。

从别墅里拿的,他的雪茄已所剩不多。

但在和半藏相处的时候他尽可能的还是想抽雪茄,一是他认为那样会显得自己更像牛仔,二来,雪茄比卷烟有着更加刺激大脑的效用,他希望这能让他在被半藏牵着鼻子走前保持多一丝清醒。

但半藏去享受睡眠的现在,他可以稍微放松。点燃一根绝对不会是便宜牌子的香烟,只管享受这短暂的休憩。况且半藏现在就睡在他身后的屋子里,被雪茄所刺激而导致荷尔蒙的爆发?他可不希望发生这类不绅士的事。

不习惯的气体冲进肺里,和雪茄不同的味道以及吸入气体时的流通速度让麦克雷从身心上感觉到微微一丝不爽快。

可是抛却这个,对于现在的情况他说不出来任何不满,相反,他从心底感到愉快。

他和半藏之间的关系有在进步,他已经看见自己心仪的人好几次不经意间的笑容了。能让那么一张严肃的脸展现出这么多放松的时刻,对于麦克雷这可以算是一种莫大的鼓励,至少让他有信心觉得半藏并没有像之前一样那么讨厌自己。虽然当时所遭受的一切都只能算是自己的自作自受。

而且现在半藏愿意相信麦克雷,甚至把自己的生命安全托付给他。

非常棒。

这真是最近发生在麦克雷身上的少有的好事。


山野间不时传来的鸟兽虫鸣配合着身后玻璃门中别墅内微暗的淡黄灯光。麦克雷的脑海中升起一团篝火。






同样是一个清冷干燥的冬夜,十几年前,他和莱耶斯还有其它几名暗影守望的同伴一起围坐在那塘篝火旁边。每个人身上都裹着毛毯,喝着被篝火温暖的甜茶,眼前被温暖的蒸汽给雾湿了视线,耳边传来大家吵闹的交谈声。

“嘿,麦克雷,这次任务完成的不错。那几枪简直精准得吓人,你差不多算是救了所有人的命。”一名有着棕色短发的白种人推了推他的肩,麦克雷惊讶的发现他已经记不清那人的长相了,包括他的名字。而那名举手投足看起来很有活力的年轻人又朝坐在麦克雷对面戴着兜帽的拉丁裔男人大喊:“莱耶斯长官,这次你是不是应该给你这个令人感到骄傲的徒弟一点奖励?”

兜帽男人瞥了眼麦克雷,看起来满不在乎,他觉得自己捡回这个差点在牢狱中度过余生的小子就是因为他有这样的能力,而他能做到这些,那就是理所应当的。

麦克雷从他师父的眼神里读出的就是这种信息。他也习以为常了,他并不是个10岁小孩,以别人的夸耀为荣誉。

莱耶斯起身走向后背的越野车。几个人开始用遗憾的语气说:“天呐他总是这样,夸一夸杰西对他就这么难吗?他今天可是救了大伙儿的命。”

身边的人看着莱耶斯的背影,拍了拍麦克雷的背:“嘿伙计他这么早就睡觉了?我想我们应该和杰克长官告状,说莱耶斯长官完全不打算和他的队友加深感情。”

“嘿你没发现这段时间长官情绪一直很糟糕吗?就是因为他和杰克长官吵架了啊,你这样做他保准把你大卸八块!”

身边的吵闹气氛并没有因为莱耶斯的离开而降下半点,这些人都习惯了莱耶斯最近情绪的阴晴不定。麦克雷也知道最近许多事情加在一起给那名本就在许多事情上容易较真的师父带来些许困扰。他应该体谅他的,但麦克雷却确实因为刚才的事感到些许难受。就在他纠结是应该去和他师父谈谈心,还是应该移开视线和注意力像其他人一样闲聊时,一盒雪茄被丢到了他面前。

他娘的,COHIBA。

“别人送的,我试着抽了一下,不喜欢。给你了,臭小子。”莱耶斯的表情十分轻蔑,像是在做什么施舍,不过麦克雷也不奢望他能做出什么象征友善的表情,当然有时候当莱耶斯很开心,他也会拉着麦克雷或者杰克说着那些他认为有意思的事情大笑一通,只不过不知道是为了掩饰什么,他最近大笑的时候越来越少了。

“谢谢长官。”麦克雷回应道,他拾起雪茄,拿出一根闻了闻。娘的,高端货,天知道莱耶斯这家伙怎么舍得就这样把这种极品往地上扔。麦克非常心疼的拍着烟盒上沾染上的灰尘。

“今天干得不错。”

麦克雷难以置信这种话会从这个从来都吝啬于夸奖别人的老家伙嘴里说出。

可对方不知道是因为对说出这种话的自己感到自我厌恶,又或者是觉得麦克雷那种质疑的眼神非常失礼,喝干净杯子里的甜茶后抓起毯子,转身回到了车上。

 



“早上好。”半藏打开通往阳台的玻璃门,却发现那里并没有任何牛仔的身影。

半藏感觉很不愉快,放下自己托付给他的信任跑到别的地方去偷懒?这个男人在他心中的印象分几乎要跌倒极限值了,虽然昨天晚上半藏刚刚对他产生了一丁点好感。当然了,岛田半藏可不会承认这事。

“杰西·麦克雷!”半藏发出震天撼地的怒吼:“你去哪了?我交待你的事情呢?”

一个保镖从楼下跑上来,明显半藏的震怒的威慑力非常可怕,保镖说话时语气都带有惊慌:“老大,麦克雷先生受伤了。”半藏纳闷到底发生了什么,难不成这蠢货还会从二楼掉下去不成?

那名保镖紧接着哆哆嗦嗦的说:“不过他抓住了狂鼠。”
 

 

评论(7)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