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为什么他们这么可爱啊!

年每天都有粮吃夜

© 年每天都有粮吃夜 | Powered by LOFTER

[麦藏]无梦之人(八)

好事多磨。

我写的麦爹总透露出一股痴汉气息......自己都感觉和想象中的杰西ooc了。

已经不好意思说这是按原世界观写的了。

本章麦克雷因为残留的药效简直柔弱无力小公举,就差公举抱了(x)

之后有机会一定让他帅一下(x)

ok的话↓↓↓↓↓↓↓↓
————————————————

“麦克雷先生,我敢打赌,你如果带着这个表情往街上一站,绝对会有警察,精神病院,动物保护三个组织过来找你。”半藏略带无奈的嘲弄麦克雷。这使麦克雷不得不注意管理一下自己的表情。

“可是这真的,啊我的神啊!”麦克雷手舞足蹈,就像一个在圣诞节收到梦寐以求的游戏机的男孩,他花了很多时间组织语言,等稍微冷静一点才抓住那些词语并把它们组成了句子:“我找你找了很久,而你出现在这里对于我来说真的是个意想不到的惊喜!原本我以为出现在这的会是一个该死的莱耶斯!”

“不知道你师父听见这话后会是什么反应。但我得说,你不是唯一一个想找到我的人。”半藏语速缓慢的说:“希望你这么高兴找到我,不是因为你想杀了我。”低沉的嗓音带着危险的气息,宛若麦克雷只要敢表露出一丝敌意他立刻可以将对方吞噬殆尽。

“杀了你?不不不,我和守望先锋所有成员都希望你活着。”麦克雷摆手否认,话里面的意思半藏默认为包括源氏也是如此希望。

“那可真是荣幸。这样我们也可以谈接下来的事情。你师父——‘该死的莱耶斯’”半藏说到这故意停顿,像是在对麦克雷进行某种威胁:“让我带给你一个消息。”说完半藏递给麦克雷了一个微型投影仪:“也许在你看来这是梦一般的再会,但如果不是某种巧合——我希望这只是巧合,我肯定不会希望我这次所谓的任务搭档是你。”

麦克雷清楚半藏的意思。要和一个之前对自己性/骚/扰的流氓一起执行任务,这并不是件像春游一样有意思的事。但看在半藏没有直接走人就说明他应该是想完成什么任务的。这使得麦克雷对任务本身产生了好奇。他一声不吭的在半藏充满嫌弃的眼神中接过投影仪并打开了开关,查看起里面记录的内容。

里面用图文说明的方法记录了一个需要麦克雷去和半藏一起完成的任务,麦克雷笼统看了一下,内容大概就是死神让麦克雷和半藏合作去抓一个出没于全世界的犯罪组合中一个人:狂鼠。附加上其它各种资料,福利,所有资金由死神个人出资,特意强调,要掩人耳目,不可以让守望先锋和黑爪任何一方知道。麦克雷在任务里起到的作用不过是给不善于在明处作战的半藏增加一个辅佐而已。

任务说明写得很细致,但在用词上又处处彰显简明扼要的暴力。完完全全的莱耶斯风格。

“看完了吗?”半藏像是掐准时间一样的在麦克雷看完一遍的时候问到。

“啊?哦,可以,看完了,虽然有几个问题大概需要你回答一下。”

“说来听听。”半藏从麦克雷手中接过投影仪。

“你现在是黑爪?还是暗影守望?”他最迫切想知道的还是这个问题。

“我是我自己。你们对这个问题一直很感兴趣。我需要给守望先锋明天写篇报告告诉你们我的行程吗?”半藏眉毛上挑,看上去有些轻蔑,显然他完全知道守望先锋这段时间对他的行踪有多紧追不放,并对此表示感到了不愉快。

“不,我们不是这个意思。黑爪很危险,我们不希望你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他们威胁...从前我们有个成员,他的妻子...”麦克雷停顿了,他不太喜欢提起这些事,有关守望先锋的从前,那些为了和平与正义而付出的人们和他们的家人,麦克雷更愿意在歌颂他们的荣誉时来讲述他们的故事,而不是现在这种仿佛在拿他们当反面教材的情况。就算是为了警告半藏也不行。

而半藏也看出了他的犹豫,他像对一个犯错的孩子没辙的大人一样叹了口气:“艾米丽,我知道她,也听说过一些她从前的事。我的情报网并不算差。”

这句话从半藏口中说出实在不对劲,要知道以他的性格,刚才的话更容易说成对自己情报来源的肯定,以及对那个完全被自己所蒙蔽的守望先锋情报网的贬低。但是他并没有这么说。

麦克雷在心底感到惊讶但也感谢半藏此刻的仁慈,于是他转换话题问到下一个问题:“你没有加入黑爪或暗影,那为什么要和莱耶斯合作?”

“事实上我最近的确被黑爪找上了麻烦,这也是我为什么选择和死神合作。”半藏把投影仪再次打开,翻到投射出狂鼠的照片那一页,用手指着狂鼠仿佛他和自己有不共戴天之仇:“这个人你在此之前肯定听说过。爆破狂,疯子,在全世界犯罪,也有人说他和他那个同伴是义匪,劫富济贫。我和死神想要得到他的宝藏,据说...”

“等等,宝藏?你和莱耶斯看上去都不贫穷,那这个宝藏肯定和金钱无关。”麦克雷打断半藏的话给出了自己的推测。

半藏显然不喜欢自己的节奏被打乱,一脸嫌弃的讥讽道:“现在我是不是应该夸你是个会抢答的聪明孩子?”

“如果你不嫌弃的话?”看着半藏一脸的嫌弃,麦克雷还是如此故意回答。

“该死,我当时真的应该好好核实是谁拥有‘死神的徒弟’这个身份的。”半藏咂舌,虽然他刚刚遵循教养在和麦克雷交谈时一直克制,但现在他还是流露出了对自己这个合作伙伴的明显的不满意。

“事实上我过去的经历让我的确获此殊荣。”麦克雷指了指投影仪上狂鼠的脸,示意半藏继续。

日/本人看上去很焦躁,从文化上来说麦克雷的无礼和厚颜无耻对他而言就像热爱整洁的家庭主妇在榻榻米的间隙里发现了菌斑。但他认真严谨的性格让他只好继续对麦克雷进行说明:“这个通缉犯是澳洲智械中枢爆炸的幸存者,有传言说他当时在中枢废墟淘荒时发现了一个宝藏,没人知道宝藏是什么,但莱耶斯认为那东西会毁了守望先锋过去的牺牲所换来的一切。不能让黑爪知道这个事,毕竟他们就是想和守望先锋作对,他需要一个局外人合作,所以他找上了我。”

“那个老头子居然会为了守望先锋着想?说实话,在这一点上我无法相信他的话。”

“我认为他只是想守护过去的荣誉。这和他现如今想要让现在这个守望先锋走向毁灭并没有冲突。”

“荣誉 ,哈,好吧,这个可以以后再探究。那你为什么和他合作?”

“一个交易。我曾经想要彻底毁掉家族的根系,可最近他们在黑爪的扶持下开始日益恢复,我和死神合作,条件是他帮我将整个家族残党斩草除根。”半藏说得没有半点犹豫,这让人实在无法想象他本来应当是他想铲除的这个组织的现任家主。

“你毁灭你的组织也是为了荣誉?”

“是,也许不全是。好了牛仔,你已经提了许多问题了,但我想现在我们更应该尽快离开。”半藏起身,从身后箭囊中掏出一支箭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快速向草丛中某个方向射去。麦克雷听见从草丛中传来一声低吟,并有像什么东西倒地的声音。

半藏拍了拍衣服上因刚刚跪坐在地上而沾染上的灰尘,看起来刚才射出的一箭对他来说不过像擦拭掉桌面上的一粒灰尘一样轻松,他一脸平淡的对着刚才射出箭的方向说“看来黑爪跟你师父的关系实在算不上友好,还好现在他们人手没有来齐,只有这个人在跟踪我们。趁现在我们快点离开。”

麦克雷了解了情况的危急,而在这种时候半藏却能如此不动声色,精准的判断敌人所在方位也是令他大吃一惊。但没有对此表示称赞的功夫,他现在身上还残留着先前药物的反应,他必须拖动他仍旧麻痹的双腿跟上半藏离开这里。

“噢该死,”走了几步后半藏看着几乎站都站不稳的麦克雷,发出一声咒骂:“你这是怎么了?站不起来么?”

麦克雷虽然理解半藏的意思,却还是对他的措辞感到不妙,有时候英语不是母语的人经常不小心说出这种带有奇怪暗喻的话,往往会造成尴尬,而在半藏这,麦克雷却觉得十分有意思:“不宝贝儿...我很健康...但你这个说法好像有歧义?”

“不你并不健康,”半藏明显没有理解麦克雷的意思:“看来死神把药剂量没有掌控好,按你现在这种状态我们逃不远就会被追上。”半藏蹲了下来,将结实的后背留给麦克雷:“上来。”

牛仔把不准现在应该感到高兴还是羞耻。

犹豫不决。

这情况实在太特么...诡异了?要我在意识清醒的时候被一个男人背着?他比我矮差不多一个头?而且,我操,踏马的我还喜欢他?

“上来!”半藏几乎是在用命令的语气。这态度太过纯粹,让在一边胡思乱想的麦克雷反而越发尴尬,只好乖乖就范。

半藏背起麦克雷似乎一点也不费力,他的箭囊由麦克雷背着,箭也在麦克雷手上。麦克雷发现这两个东西的重量本身也不算轻,而半藏背起他们再加一个成年男性却身若无物。

“我先说一件事,”半藏的声音从前方传来,麦克雷来不及感受被一个比自己矮小的男人背着的羞耻和半藏身上的香味,思绪再一次被拉回。“你要是敢在我背上起任何反应,我会阉了你并把你丢在这。”

这可真是正中麦克雷下怀。

他知道半藏做得到。

麦克雷处于手无缚鸡之力的状态。

反正经过这种恐吓他也肯定硬不起来了。从现在起,他决定感受宁静。

药物的作用经久不散,它就像不仅麻痹了麦克雷的运动神经,还麻痹了他的大脑一样,使他对时间的感知变得非常微妙。麦克雷说不清半藏背着他跑了多久,十分钟?一小时?半天?太阳渐渐升高,随之改变的还有半藏和他逐渐变得矮小的影子,还有半藏身上传来的热度和他肌肤毛孔中不断分泌出的汗液。麦克雷没有心思去胡思乱想。比起那些由肌肤触碰而引起的骚动的情愫,麦克雷此时心中更多是被尴尬和愧疚的情感所覆盖。

“他们没有人再跟上来。”半藏将麦克雷放下,长舒一口气,为了防止脑充血,他一时间没有坐下休息。

麦克雷观察了一下四周,发现他们已经跑到了城市边缘,来到一个像是被废弃的建筑工地。比起刚刚那个杂草丛生的地方,钢筋水泥阻碍了生命力旺盛的植物们的延伸,光洁的地面让这里更具有一点现代化的气息。

麦克雷说不清他们究竟跑了多远。但半藏看上去并不轻松,大口喘着粗气,汗水流过他的脸颊,渗入脖子,一部分沿着脖颈一路向下淌去,一部分滴到水泥地上,缓缓晕开了一层深色水渍。

看着他的样子,麦克雷想起他应该和自己差不了几岁,当时审讯用的资料上写了多少来着?38,没错,38,比麦克雷自己还大一岁,这可不是一个负重几十磅,跑出至少不下10公里还能安然无恙的年纪。

“嘿半藏...”麦克雷想说我很抱歉,但半藏伸出手挡着打断了他。意思应该是现在不要和他说话。

他又喘了一会儿,等到呼吸平稳一些,他突然破口大骂:“艹,麦克雷,你可真他妈,真他妈重。”

“唔。”麦克雷被半藏这突如其来的爆发搞得有点不知所措,他原本以为让半藏说出脏话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但很明显他想错了。“虽然很感谢你带上我,可我毕竟是个还算结实的成年男性,并不是个对自己体重十分在意而减肥过度的小姑娘。”

“你应该在意些,”半藏的气息逐渐平稳,他一下子盘腿坐到了麦克雷身前两米左右的地方,并指着麦克雷,用那种他一贯认真且像是饱含怒气的语气说:“很明显你没有好好锻炼你的身体,如果你有,这个药物对你的反应肯定不会那么大,而且我刚才明显感觉到你腰上开始有赘肉了。”

麦克雷本来想反驳半藏自己是一个快40岁的中年人了,有点小肚腩并不奇怪。可半藏那比他还大一些的年纪和训练有素没有多余肥肉的身体完美的让麦克雷闭上了嘴。

看麦克雷一时没有出声,半藏也稍微收敛起了一点眼神中的愤怒,他拿过系在腰带上的一个葫芦,拔掉木塞传出清脆的声音的同时一股清冽的酒香也闯入麦克雷鼻中。接着半藏侧过头喝起了那一闻气味就知道实属上等的美酒,喉结的颤动伴随着有节奏的吞咽声。

“能分我一点么?”麦克雷很没骨气的问。从昨夜起他可算滴水未进。

“不行。”一阵牛饮后半藏看上去喝够了,塞好木塞又把葫芦重新放好。

“嘿伙计,别那么小气,就一口?”麦克雷厚着脸皮继续索要,反正他在半藏那高傲的姿态面前也早已说不上什么面子了。

而半藏颇为戏谑的看了他一眼,挑起的眉毛传递出无声的信息:你想都别想。

麦克雷索性躺下,没有水喝也没有让他多难受,他还是很有忍耐力的。虽然水泥地咯得他不怎么舒服,他却觉得现在是他这两天躺下时感到最安心的一次。现在他需要等待行动能力的恢复,而和半藏斗嘴显然不是一个储存体力的好方案。

“有我看着,你可以好好休息一下。”虽然更应该休息的应该是刚才耗费了大量体力的半藏,但他还是为了让麦克雷放轻松而如此说道。

麦克雷被这突如其来的关怀吓了一跳,往半藏那边看了一眼,而对方开始低头一根根擦拭那闪亮的剑矢,目光再也没有和牛仔对上过一次。

评论(6)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