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为什么他们这么可爱啊!

年每天都有粮吃夜

© 年每天都有粮吃夜 | Powered by LOFTER

[麦藏]无梦之人(七)

本文使用的是官方原设定世界观。由于考据能力不足容易出现bug...bug太多导致无法接受的话就请当做是平行世界吧。(厚颜无耻状)

打什么破排位。不如撸文。(x)

本篇莱耶斯无意识的完成了一次助攻(x)
麦爹又遇到哥哥了。(我为什么要说又)

以上ok的话↓↓↓↓↓↓↓↓↓

——————————————————————
黑夜使天空像一块巨大的黑色幕布笼罩...

黑夜使天空像一块巨大的黑色幕布笼罩在城市上空,而城市的灯光将这块幕布渲染得五光十色。而幕布下的舞台正上演着由人们的人生所创作出的戏剧。

麦克雷穿梭在人群中,牛仔帽檐压的很低,嘴里吊叼着一根雪茄,眼神和他腰间的“维和者”连同从嘴里吐出的烟雾一起向四周散发着“此人危险”的气息。

可还是有貌似风尘女子的艳丽女性走近他,用着听上去非常露骨的话搭讪:“嘿,让我看看你的枪好吗?”说罢把手伸向麦克雷腰间。

“可真是性急啊女士。”对于对方这种危险的做法麦克雷也并没有生气,而是用近乎在看猎物的眼神看着对方,并用温和的动作礼貌的推开了女性的手:“等去到该去的地方我们再慢慢说这些话也不迟,不是吗?”

30分钟后,麦克雷被人五花大绑着的坐在把椅子上。身边的人也变成了一个浑身漆黑着装,戴着面具的男人。

“我可不知道你对我有这种兴趣,师父。或者说,死神?”麦克雷看上去饶有兴致,虽然面前的男人使他感到像胸口被人揍了一拳一样的不愉快。当然,麦克雷的确被他揍了一拳。

麦克雷说完这句话后又挨了一下。揍了他的死神浮夸的叹了声气,仿佛一个正准备责骂自己的孩子的监护人:“你还是那么的嘴贱。”

麦克雷挨了这么两下也是疼得冷汗直冒。是的,莱耶斯这家伙从来不会对自己的徒弟手下留情。甚至麦克雷总觉得他揍自己时比揍敌人多了一倍力。

“被美色诱惑?这么简单就上钩。如果是真的那你就太令我失望了,之前那次海上任务我就不应该丢给你救生圈让你去喂鱼。”

死神指着麦克雷的鼻子翻起了旧账,麦克雷简直对他居然还没有改掉的这个坏毛病感到非常心烦。

就在麦克雷准备开口证明自己没有蠢到那种田地时,死神的手死死捂住了他的嘴。用另外一只手的食指抵在面具上嘴的位置:“不要总急着证明自己,年轻人。我不在的时候你更加懈怠自己才成了这幅德行。”紧接着死神指指头顶用非常轻的声音,仿佛来自冥界的低鸣说:“安静。我知道你为何而来,现在我要你和我合作。安静!”

麦克雷心领神会。虽然还有其他需要考虑的,但目前为了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也避免被自己师父打死,他选择闭嘴和死神演戏,直到监视他们的人离开或者行动。

“很好,很好。”死神把手挪开,麦克雷演出一副愤怒的表情,还好有刚刚被打的情感附加,他的演技毫无破绽。当然也可以说这是真情流露。

“告诉我你为什么出现在这里?为什么找我?”死神居高临下的望着麦克雷:“我真希望答案是为了送死。”

“再次让你失望了,师父。”麦克雷知道这种时候当然不能说出真实来意,死神没有表明他所知道的麦克雷的目的是什么,但死神更不可能用这种套话来套出目的。这种时候只需要假答案,剩下的就得等时机再和死神博弈。“我是想回来加入暗影守望的。”

“哈哈,是吗?”僵硬的无感情的笑声从死神那仿佛一万年没有喝水的喉咙中发出:“我不答应那你还是得死。送死得没差,你唯一这次没有让我失望。但看在你作为我徒弟多年,我知道你原本有多么人渣的份上,我想等问出一些机密后再杀你,你看怎么样。哦当然你并不能拒绝。”

“莱耶斯你这个混蛋。”麦克雷又几乎发自真心的在演。

随即又是一顿暴打。但麦克雷感觉到死神这回用的力度有所减轻,虽然还是很疼。

他们俩这种没有任何实质的对话和麦克雷单方面被殴打的情况僵持了差不多两小时。麦克雷已经完全有了合作谈崩的想法,在他做好和他师父死拼的准备时,死神一把揪住了麦克雷的头发,连人带椅子把他推倒并狠狠按在地上,随后麦克雷又听见了死神那阴森的轻语:“可以,那人走了。现在我要喂你一种药,待会你会被当成尸体送出去。之后我会去找你谈合作。”

“可是...”他们不会把我活埋了吗?或者丢河里?还有那个药有没有副作用?你踏马会不会忘了不去找我然后我就醒不来了?

没等麦克雷问出这些问题,他一张嘴说话,一个药丸就见机被塞了进去。他本来打算吐出来这来历不明的玩意,而在死神的霰弹枪立马抵住了他的太阳穴的情况下,为了之后好歹能活命,他只好老老实实把药丸咽了下去。

很快的,麦克雷倒在了地上,感觉自己的意识逐渐远去。


麦克雷恢复意识时感觉天刚蒙蒙亮,四周草丛上的露珠和清冷的空气,以及天空中浑浊的光亮都证明了这一点。麦克雷曾经无数次在任务中被要求静静待在一个地方等待日出,他熟悉这一切。只是这一次他被扔在了一处荒野的草丛中。四周非常寂静,只有星点虫鸣,没有任何现代化产物的声音,看来他被丢得相当远。他感觉意识虽然在恢复但身体却是动弹不得。连睁眼都很费力。

如果莱耶斯那老家伙食言了那我可真的就死在这了。

他开始回忆自己之前加入守望先锋时立的那份遗嘱上写了什么,温斯顿有没有保存好它。那太久远了,而且他当时肯定并没有写任何东西给半藏。他想写东西给半藏,虽然他不一定会去读。

四周的草丛中传来的声响打断了麦克雷的思绪。那声响的源头在向他接近,直到最后他感受到四周草叶上冰凉的露水滴到了他的脸上。

一股轻微的檀香味飘进了他的鼻子。紧接着他听见一个人倒吸了一口气的声音。

“怎么是你?!”那人的语气听上去带着生气和难以置信,就像一个人在自己的鞋子里发现了一只从家里消失很久的蟑螂。

麦克雷觉得自己的梦变得越来越奇怪了。

以前都是和这个人直接干上。

现在怎么变成自己像一个植物人一样躺在草丛中,而对方用着和以往梦中不一样的语气在和自己说话。虽然这种语气和态度更真实,但如果这不过是梦,麦克雷希望它能更具美感。

真希望不要在这个草丛里发生那种事,我不是很喜欢野战。麦克雷又开始想些没品的东西。

“好吧,我没有想到你会是那家伙的徒弟,我失算了。”

对方这次的语气仿佛是在责备自己。就像是责备因为自己没有关好鞋柜才让蟑螂跑进来一样。

“你说的那个人是死神?”

麦克雷惊讶的发现自己可以说话了。

“要不然还有谁?”对方的声音从头顶传来。麦克雷又听见一些动静,紧接着一颗药丸被塞进了他的嘴里。而他也感受到一点对方的手指在自己嘴唇上的触感。

知觉慢慢恢复。差不多过了5分钟,麦克雷艰难的坐了起来,而半藏就正坐在他的面前。

神啊,这确实不是梦。

半藏看着他的眼神充满愤怒和无奈。他穿着一般任务时穿的衣服,正是麦克雷第一次见他时穿的那套。和式衣服的简约与华丽并存,机械护甲非常贴合他的右边手臂,左边手臂上几乎覆满的漂亮威风的龙纹身一直用一种近乎完美的设计延伸到半藏裸露的半边胸膛。

熹微的晨光从半边天空露出,打在半藏的背上并勾勒出柔和的光影。头发上绑着的丝带随着微风漂浮,而半藏整个人端正的坐姿无论何时看上去都无比庄重。

麦克雷看得出神。

“神龙大人从我的梦中降临了。”

 

评论(3)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