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为什么他们这么可爱啊!

年每天都有粮吃夜

© 年每天都有粮吃夜 | Powered by LOFTER

[麦藏]无梦之人(六)

本章有肉沫。看看老扶她让不让我发!
肉沫都是梦。都是梦。

没有存货了,但我想打一阵子排位(x)
接下来更得会比之前慢。
十章以内无法完结了...大纲已经被丢到九霄云外了。
无论如何,谢谢大家的小红心小蓝手和评论(比哈特)

弟弟设定是比较护兄长的那种,但本文不是源藏,只有兄弟情。
以上ok的话↓↓↓↓↓↓↓↓↓↓
————————————————————————

麦克雷很久没有见到半藏了。

虽然他在当时拉住半藏时再次在他身上放了个追踪器,但半藏好像很快察觉到并破坏了它。他们现在只能依靠各种渠道获得一丁点关于半藏的消息。但半藏是个反侦查好手,没过多久他们就几乎完全找不到他的下落。

麦克雷受不了源氏那指责的目光。

并且守望先锋的每一个人在听见麦克雷的做法之后,情绪都从此前对他脸上那么多淤青的同情,转换到了嫌弃。

“麦克雷,你真是个禽兽。”

还好他向来脸皮极厚。没有谁能够阻挡他陷入对半藏的狂热爱恋。唯独让他产生内疚的,只有把半藏弄丢的这件事。

但很糟糕的是他们很久都没有听见任何关于半藏的消息,麦克雷最担心的是黑爪有人将他掠走进行各种残酷的洗脑的情况发生。但目前为止,还是没有任何关于他的消息。所以他们只能干着急。

“我开始后悔了。”麦克雷将一整杯啤酒灌下:“我当时就算被打断一条腿,我也应该死死跟着他的。”

“如果哥哥真的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会把你两条腿都打断的。”源氏虽然喝不了东西,却仍然跟着麦克雷来到酒吧。并且不知道为何他看上去醉得比麦克雷还厉害。

“我觉得你们两个都有错!”莱因哈特把啤酒杯砸到桌上,当然,说不定对他来说那只是轻放。“既然知道他有那么强的反侦查能力,你们就应该直接把他打晕带回来关好!”

“干那种事绝对称不上正义,而且我也不能对我哥哥那么做。”源氏摆摆手,否定了莱因哈特的指责。

“正义可不会声张它自己。也许我们就应该那么做。”麦克雷拿着一个空酒杯也狠狠砸到桌上,还好这店里酒杯质量都还不错:“但是我可没有对刚开始追求的人进行监禁play的兴趣!”

源氏和莱因哈特一同望向麦克雷,莱因哈特的嫌弃已经很明显了。但源氏比起嫌弃好像还更有一种自家白菜被猪惦记上的仇恨,这时他没有带面罩,麦克雷被他那布满伤疤的脸上琥珀色眼睛所表露出愤怒的眼神看得发慌。

“简直不敢相信,我把你当兄弟,你却想上我哥哥?”源氏回忆起那天两人的促膝长谈,再想想晚上发生的事,悔不当初。而源氏从那天开始几乎每次逮到他都会生气的说教一阵,今天麦克雷本来也只是想来借酒消愁,却没想到遇到莱因哈特和源氏正在这叙旧。

麦克雷对所有的责骂指控表示无言以对。好在源氏神志不清,骂完他后就在旁边拉着莱因哈特,诉苦加叙旧拉扯好半天。麦克雷真搞不懂明明没喝酒他是怎么搞成这种德行的。真希望禅雅塔师父快来好好教教他怎么感受宁静。

怕再说话又会遭到众人鄙视,麦克雷只好坐在一边喝闷酒。

可是他现在满脑子都是半藏。嘴唇的触感,他衣服上的味道,他像毛刺一样坚硬的头发。一想起半藏他的思想不自觉的就会跑偏。

混蛋。他去哪了?

麦克雷无心继续喝下去,付了酒钱就先回了寝室,倒头便睡。

喝醉后时间就变得像那副世界名画一样混沌不堪,麦克雷感受不到自己究竟是睡着了还是醒着的。就在他开始忍受不了这种状况准备起身去冲个澡时,一阵清幽的檀香飘入他的梦里。

麦克雷知道这味道,这和他这两天朝思暮想的那个人一模一样。

半藏穿着一件绀色云纹浴衣,无声无息的站在他的床前。麦克雷的眼睛眨都不眨一下的盯着那边,他并没有意识到自己露出了多么像痴呆的表情,只是像本能一样的一把抓住了半藏的衣角。

他明白,这是梦。

虽然醉着,他却清楚的明白不会有什么醒来后发现半藏本人就躺在他身边床上一角的情节。因为在过去许多天的失眠后,在无数次借酒精来进行催眠后,最近一段时间,他都重复着一样的梦。

但无论哪一次,他都会在一开始看见那身影时感到惊讶。他希望这不是梦,妄想着那不可能出现的结局。无论哪一次,他都会控制不住的伸出手。他希望那个人不要走。

之后,他便将半藏拉过来埋在被褥里,埋在自己身下。

被浓郁的檀香味充满的吻,唇齿之间勾勒着银丝的弥留。
舔舐半藏的锁骨和胸前的凸起时,他的喘息,还有被他的胡须弄得臊痒的皮肤。
在温吞的前戏之下埋藏着的两人愈发显得火烈的欲望。

身下的人无比配合他的每一个动作,并没有任何不愉快的表现,单单只是这一点就不真实得经常让麦克雷出戏,但毕竟本来就是梦,能见到他就好,他不敢奢求更多。

很多次醒来后,麦克雷会空虚的坐在床上。他知道半藏是不会那么服服帖帖的配合他的。他会就着记忆里的梦境来幻想在那种情况下真实的半藏会有什么样的表现。

他一定会在做之前各种不情愿的推搡。
他一定会在接吻的时候狠狠的咬我的嘴唇。
他一定会破口大骂出各种他一辈子都没有说出的脏话。

他会不会在做的过程中像猫一样狠狠挠我的背?
他会不会在意乱情迷时说出各种下流话?
他会不会在我问的时候将他那些不为人知的故事配合着带有情欲节奏的娇喘一并托出?

但这只是梦境。

麦克雷每次都会先将两人的炽热一同掏出,握在手上互相摩擦。两人的脉搏非常一致,血管在手中突突震荡,并混杂着各种不明液体。

只有在第一次两人都到达顶峰后。麦克雷才会就着刚才的余律,将覆满两人欲望的巨物放入半藏的身体。

之后便是长足的快感。

他享受半藏在过程中断断续续的发出诱人至极的娇喘。他享受在请求停下的表情中半藏眼里水润的光泽。他享受在将要达到顶峰时半藏向他不停索取的每一个吻。他享受将这样一个宛如神物的巨龙拉入凡间的罪恶感。

他希望醒来后半藏就在他身边。

第二天,在温斯顿无数次通讯都无果后,人们去到麦克雷的房间,发现里面空无一人。只有一张纸条放在他桌上。

“我要去寻找挚爱。”




评论(4)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