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为什么他们这么可爱啊!

年每天都有粮吃夜

© 年每天都有粮吃夜 | Powered by LOFTER

[麦藏]无梦之人(五)

本文是根据原世界观进行的二次创作同人。时间线为官方动画《双龙》前后。期待着官方爸爸多出点剧情,虽然会被打脸还是很期待!(x)

感觉这一章画风有点突变,我还是不能很好的控制住情绪对文风的影响。。。
这次基本上都是两人的互动,写得好爽,完全没有卡壳。
麦爹被打注意。麦爹性格属贱注意。
ok的话↓↓↓↓↓↓↓↓
————————————————————————

他上前一把狠狠搂住了半藏,并在对方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的情况下,粗暴的吻上了对方的嘴唇。

仿佛全身的血液倒流,脑海中炸裂出一道又一道屏幕上显示的烟火。麦克雷从来没有像现在一样的感觉自己像一堆荒野中燃烧的烈火,而半藏就是汽油,是瓦斯,哪怕就是一堆粉尘,也足以让麦克雷爆发。

天啊这太疯狂了。

天呐这太美妙了。

麦克雷在第一次见到半藏的时候就感觉到被他身上独特的气息所吸引,但他没有想到有朝一日,他会像飞蛾扑火一般,被吸引到如此近距离的地方,而现在半藏的一丝吐息,一滴唾液,一寸肌肤,就连衣服上的淡淡的檀香味都成了吸引着麦克雷的欲望之火。

蛾子理所应当的遭到了火焰的打击。

一声清脆的耳光在喧闹的游戏厅响起。他们引来了比刚才更多的人的侧目。

而视线中心的麦克雷,笔挺的站着,双手垂放,完全不管自己被打的地方,甚至都不管自己刚才被打出的鼻血,任由其渗透到胡须中,流到衣服上。当然他不确定这鼻血是不是被打出来的。

“你喝酒了?”

这句话并非由打人者说出,而是被打的人。

这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后果。如果是打人者说出来,大家就会觉得这是一个喝酒之后连自己兄弟还是女朋友都不分的酒鬼的笑话。但由被打者说出,这就是一对情侣之间无谓的争吵。

虽然看见两个大老爷们之间吵这种架也实在让在座的小青年们寒毛倒立。但在看见两人健壮的体格后,大部分人还是选择把视线回归屏幕。他们只想用游戏参与搏斗,不想参与现实的,更不想参与这种居委会大妈事务范围一般的破事。

半藏喘着粗气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麦克雷,更是在对方第一反应说出的话不是对不起后雷霆大发:“你这个疯子!给我滚!”

麦克雷现在心里也是一团糟。

Shit!我都干了什么?

Shit!真贼特么爽。

麦克雷发现自己没有被半藏揍个半死,而对方也只是让自己滚。虽然这说不上一个好的结果,但对于五行欠揍的麦克雷来说,不到别人把自己揍到半死的情况,那就表示还有得寸进尺的余地。

“亲爱的。”

半藏被麦克雷这一开口吓得呆在原地。周围手里玩着游戏,耳朵却密切关注着这边情况的围观群众也是被这一句给吓得差点没忍住喷出来。

“不要再生气了,好吗?看见你把自己喝成这样我真的很难受。是我的错,一切都是我的错。”麦克雷语气诚垦,他站在原地,脱下帽子扶在胸口,不停道歉,俨然一副浪子回头的模样。

四周的围观群众脑子里面已经浮现了无数的狗血剧情,虽然剧情本质脱离不开情侣吵架,但对于他们,最狗血的无疑是这对情侣看上去都是年过40五大三粗的大老爷们。

“我向你保证再也不会犯同样的错误了。”麦克雷继续他的演技。看准半藏准备发难的时候,他单膝跪地:“我不知道要怎么样你才能原谅我,但为此我愿意付出我的一切,是的,没错,我把一切都给你,和我回美国结婚好么?”

噗!!!!!!!

四周传出不少人破功的响声。

半藏呆立在原地。他简直想放弃思考。一个看重名誉,尊严,信念的男人。在这一刻,众目睽睽之下他觉得自己正被当众处刑。

“你...!我并不认识你!”半藏几乎是咆哮起来,他的弓箭现在寄放在楼下柜台,如果他手上哪怕有一根箭,他就是戳也要一发戳爆麦克雷的脑袋。

而在他说完这句话后,周围已经彻底放弃游戏转而理直气壮的看起热闹的人群里发出了不少啧啧声。

“还生气呢大叔?”
“人家态度都这么诚恳了,从了呗。”
“别在这里秀恩爱好吗,真特么辣眼睛。”

麦克雷很感谢周围群众的看热闹不嫌事大。为了把这舆论之火添得更高,他开始往里面加更多柴火,不,汽油。

“我当时不应该对你发火,但当时我看见你又和你前任联系,甚至还和他一起去吃饭,虽然你说你们只是朋友,但我还是充满不安。因此对你发了火。但我已经知错了,我应该信任你的,无论生老病死,我都信任你。”麦克雷把头低着,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但他的耳朵很敏锐的听着游戏厅里嘈杂的人声。

麦克雷得到了不少同情,相反,半藏开始受道德指责。

“他胡说八道!我们根本不认识!我更不喜欢男人!”半藏不停狡辩,可周围的人看麦克雷可怜巴巴的模样,都偏向了他一方。有几个人不知道是不是想起了自己的前女友,甚至声嘶力竭的为麦克雷助威:“他这样子你都喜欢他!我敬你是条汉子!”

半藏被气得说不出话,他甚至想像年轻时来抓源氏一样的砸两台游戏机泄愤并以示威严,但又怕招惹来警察而把事态复杂化。无法做出任何行动,说一句话也只可能让事态变得更糟,他气得浑身发抖。

“亲爱的,”半藏再一次被麦克雷这句话震了一下,而他没有想到有更可怕的在后面。

“我爱你。”

麦克雷表情诚恳,半藏有那么一瞬间觉得他并不是演出的这句话。

他的气愤达到了临界值。

他一把抓住麦克雷脖子上的的红色三角围巾,将他拽到了一楼,取好自己的弓箭,结账,走出了游戏厅大门。

因为身高差异,麦克雷只有半躬着腰来跟上半藏那极快的步伐。

在走到周围一个极偏僻的小巷里后,半藏将麦克雷一把甩到墙上,抵着他的右肩并拿着一根箭狠狠的插到了麦克雷脸旁边的墙里。

“你踏马到底想干什么?这些事,肯定不是源氏让你干的!是吧!”半藏刚才一直在担心,如果麦克雷真是自己弟弟派来监视自己的,那如果他的行动也是由源氏计划的,那小子一定是恨自己恨到不行。

“你弟弟不知道这些。”麦克雷将手抬起来,上面捏着两个黑点:“我把你的监听设备取下来了,我的对讲机也关了,现在没有人在看着我们。”

半藏把麦克雷手中的东西一把抢过来并捏碎,他不知道面前这个人究竟想干什么,因为和自己弟弟有什么同事间的过节?然后来羞辱对方哥哥?这真是十足的心理变态!“你到底!想得到什么?!”想到这种可能性,半藏怒不可遏。

“我想得到你。”麦克雷一脸严肃。

都到这种没有人的地方了,还演!半藏觉得这个人大概脑子有问题。

但麦克雷还是一脸诚恳的说:“我对你很感兴趣,半藏,我想我喜欢上你了。”

半藏还是非常愤怒,不停的追问麦克雷的目的,但麦克雷的回复只有一种。直到最后,半藏确定了这个家伙是实实在在的怀有这种心意。

“为什么?”他似乎连生气的力气都没有了。这个神经病喜欢上了只见过几面的自己这个中年老男人,而且他们曾经是敌人,现在也说不准,更糟的是,他们同为男性。

“我不知道,我想我是疯了。”麦克雷一本正经的说出这种话,在刚刚说出喜欢半藏后,这种话无疑是讨打的。当然他今晚讨的打都可以抵上一套天马流星拳了。接下来麦克雷垂下眼角,眼神充满甜蜜,用他那成熟低沉富有磁性的嗓音说出:“但你真的棒极了,半藏。”

虽然不想承认,但半藏的的确确脸红了。他把这归咎于酒的后劲。

“哼!没有意义!”半藏甩开麦克雷,自己一个人朝巷子深处走去。

“嘿,半藏!你不想回应我的求爱吗?”麦克雷摸了摸自己被勒得发红的脖子,像不吸取教训一样的继续跟着对他施虐的东方人。

“回应什么?不想我剁了你就滚回去!”

“你就是剁了我我也想跟着你。半藏,我承认我绝不是第一次爱上一个人,但我敢肯定你是最特别的那个。最起码我是第一次喜欢上男人。”半藏听见这话,转身把手中的合金箭的箭头对准了麦克雷的额头正中:“既然你知道这不合常理,你就应该好好想想是不是哪里弄错了!隔壁不远处就是花街,你应该去好好管管你那发情的老二。”

啊哦,被发现了。

刚才被半藏抵在墙上的时候自己不知不觉有了生理反应。麦克雷以为怒火中烧的半藏并没有发现这个。此时一听这话,本以为半藏是因为气愤而产生的脸红在麦克雷看来却变得非常可爱。

“半藏!我不去什么花街。”麦克雷向前一步抓住半藏的手,而另外一只手上握着的箭头刺入了他的额头皮肤。麦克雷希望这箭头上没有毒药。不去管鲜血顺着流下,他现在脸上胡子里肯定都是血,包含着刚才被打的那些。讲道理,麦克雷还是比较在意自己的脸的,但此时他完全不想管那些:“我只想要你,半藏。”

半藏脸上的表情从一开始不知道对面这家伙是不是疯了的惊讶,转变到平静,最后变为暴怒。

“不要!跟着!我!”

麦克雷挑战了半藏的忍耐力。

代价就是他被揍得鼻青脸肿的倒在小巷里动弹不得一整夜。

再有就是后来当他历经曲折回到住处后,源氏从一开始的担心,到问出实情后隔着面罩都能表现出的嫌弃。

“麦克雷,你这个禽兽。”

评论(12)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