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为什么他们这么可爱啊!

年每天都有粮吃夜

© 年每天都有粮吃夜 | Powered by LOFTER

[麦藏]无梦之人(四)

本文根据原世界观进行描写,时间线为官方动画《双龙》前后。迟早官方打脸,只是先脑补一下并兴奋的等待官方爸爸打脸(发布新剧情)。

这一章,源氏卖哥哥(x)
哥哥有出场,虽然是在很后面了。
kiss上了。
莫名其妙的kiss上了。
啊我好嫌弃。
好想直接干上啊。kiss啥嘛!(x)
本章中间源氏剧情就是官方动画《双龙》那部分的剧情,不做描写了。动画里哥哥的奶子和嘴唇已经代表了我心中的一切。
ok的话↓↓↓↓↓↓↓

——————————————————————

源氏在去追击黑百合时和她僵持了一会。如果不是他所争取的时间,说不定麦克雷现在已经脑浆涂地了。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源氏得知半藏并没有加入黑爪。

“我问她哥哥是不是加入了黑爪,她告诉我还没有,但快了。”源氏回忆当时的对话 :“根据你之前所说的,我觉得黑百合的话还算可信。既然哥哥可能会在几天之后正式加入黑爪,那我肯定要去见他,让他放弃这么做。”

麦克雷不是很想参与这种别人的家事,但事关黑爪。半藏算得上一个可靠的战力,他加入黑爪必然会增加黑爪带给守望先锋的威胁。而且半藏可能会带着某种黑爪所需要的情报,例如基地内的部构造,考虑到他之前在基地中的种种异常他说不定会这么做。因此,如果可以,他们当然要尽可能阻止半藏加入黑爪。

但源氏的话有几点还是让麦克雷觉得可疑:“你怎么知道他在几天后就会加入?又怎么知道他过两天会在花村?”

“后天,就是我的祭日。”源氏把头低下,咬字很重的说:“半藏每年都会回家里去祭拜他死去的弟弟。加入黑爪,就代表他放弃了家族。他是个注重仪式感的人,如果他把那当做是最后一次祭拜,他必然还会回到那里。”

麦克雷知道源氏也是下定了某种决心才选择这么做,而且他也清楚,能够面对这一切,就表明之前他问源氏的问题,源氏已经给出了答案。

他不恨半藏。

麦克雷同意和源氏一同前往花村。当然,在此之前,他们要先把禅雅塔送到总部。


一天之后,麦克雷和源氏一同来到了花村。

麦克雷被邀请参加这一次任务必然是因为源氏需要他的协助。

日/本虽然是最早的智械研究大国之一,却在智械危机之后为了尽可能的保护其文明,人与智械之间的相处还有很大的沟壑,最明显的一点就是他们分离了人类和智械的居住区,而岛田的宅邸就正好处于人类住宅区的中间。

虽然潜入对于源氏而言并不是什么特别困难的事,但如果没有一个接应他的人,他在和半藏见面之后,从宅邸离开人类住宅区的那段路途也难免充满危险。而这里就需要麦克雷假扮成运货的司机,开着一辆载满货物的卡车来“偷渡”源氏。

他们需要的所有的一切都由守望先锋总部为他们提供。麦克雷也化妆成了一个卡车司机,好在现在因为大量外来移民,一个外国人样貌的司机在日/本也不是那么稀奇,他们很轻松的就潜入到了花村内部,岛田家族的势力范围。

离半藏每年来祭拜的时间还有一些空闲,麦克雷打算和藏在后背的货物堆里的源氏用对讲机说说话来打发时间。

但是不知道说什么好。

问他从人类变成智械的感受?说不定会让人家想起伤心事。问他的小兄弟还在不在?虽然很好奇但这么说肯定不太礼貌。问他为什么不穿衣服?不不不这肯定也不太妙。

就在麦克雷抽着烟一脸苦逼的宛如思考哲学问题一样的想着该如何开这个头,感觉自己好似被人扔到了水里。要知道以往他都是妙口生花,从未有过这种窘迫的情况。但好在他没有纠结多久,源氏先开口了。

“麦克雷先生,我想问你一些哥哥的事情,当时和他说话的人是你,是吗?”源氏的声音本来就很沉稳,加上一种机械的质感便显出一种特有的轻灵。和他哥哥嗓音的老成厚重不同,但二人的声音还是有点相似的。

啊哈,半藏的事?算是个不错的话机。
“没错。想问什么我都乐意奉陪。”麦克雷刚刚的思想就像脑袋上裹了一堆塑料布一样透不过气,现在就像有人揭开了那层塑料布,身心都感到舒畅许多。

“谢谢你。请问当时的哥哥看上去怎么样?”

“他有着很棒的眼神,不,我是说,你想听什么方面?”麦克雷回忆当时半藏的模样,他想起他的目光是那么的炯炯,像是能洞悉世上的一切,但不会让世间的污秽玷污到那眼神之下炽烈的灵魂。

“那个,他瘦了吗?”源氏的语气听起来充满担忧。看来他一直都很担心半藏的状况。

“哦这个...我不知道他从前的样子所以也不知道怎么回答。”麦克雷想起半藏那不算高的个子和他看上去训练有素的肌肉:“但他不算瘦,我觉得他一定是一个勤于练习的武术家,他很强,能够在我们好几个人的围捕下轻松的逃走。说实话,你看上去比他瘦弱很多,我反而很担心你待会会不会话都没有说上就被他打趴下。”

“哈哈哈,但愿不会如此。”源氏的声音听上去很愉快:“知道哥哥过得应该不差,我感到很高兴。”

气氛变得比较轻松后,两人像打开了话匣一样的聊了很多。麦克雷之后听源氏讲了很多关于他和他哥哥的故事,包括他们的家族,他们的父亲,他们的童年,他们为何反目成仇,他为什么会得救,之后那些年,他又是怎么从一开始的怨恨,转变到放下一切。对于如此纯真的一个青年,麦克雷慢慢放下了戒心,彻底将他当做了自己的同伴,向他讲了自己是如何加入死局帮又到后来加入守望先锋,也向他讲了他从暗影守望的角度所看见的莱耶斯和莫里森之间的矛盾是如何让这对老友反目成仇。

麦克雷听源氏叙述的时候,感觉半藏这个人在他脑海里逐渐变成了一个像过去就认识了的人。

他知道了小时候有一次源氏尿床,但因为怕被骂而“栽赃”给半藏,后者没有狡辩,在被数落一通后默默将源氏画好地图的床单拖到院子里去晒的事。

他知道了半藏曾经因为想解决掉不喜欢吃的青椒而和源氏用帮他偷懒做交易的事。

他知道了兄弟俩在得知家族流传的神龙传说后一夜未眠,而半藏为了避免伤害源氏,对他没有过去一般严厉,却又疏远了源氏的事。

他知道了源氏为了减少他哥哥的困扰而变得放荡不羁,只是为了减少家族内部对他的期望。但半藏却生气弟弟的不求上进,去游戏厅抓源氏并砸坏了两台游戏机的事。

他知道了在源氏和半藏争吵决斗的前一天,半藏为源氏整理好隔天仪式上要穿的服装,并告诉他不要忘记家族的荣耀的事。

他知道了源氏曾经偷偷回家,看见半藏在祭拜源氏时哭泣的事。

“一般人在说这些的时候情绪肯定会变得很激动,但你显得很平静。”麦克雷叼着烟,望着外面的蓝天,感受到尼泊尔带着神圣的宁静不同的另外一种更有人间烟火味的平静:“谢谢你告诉我这些。我想你在面对你哥哥的时候一定也能好好面对。”

“我也想感谢你告诉我那些事情。你告诉我的就是我之前在守望先锋所知道的事情的另一面。师父常说万事不只有一面。”源氏在货箱里平静的说道:“虽然不知道应不应该这么说,但我还是希望有一天莫里森长官和莱耶斯长官还能重归于好。”

“希望你和你哥哥也一样。”麦克雷看了看手表,发现时间快到了,便让源氏先潜入进去准备着。

“麦克雷,我想我还需要谢谢你一件事。”源氏在出发之前再对麦克雷说:“刚开始,我还很害怕我无法在面对哥哥时仍然能保持一份平常心。但与你聊起以前的事情时,我更清楚的知道了我并不恨他。”

麦克雷打开了车后箱门,他看见源氏从里面走出来。今晚源氏需要面对的是兄弟两人在面对宿命时和过去的羁绊所做的了断,这关乎过去,更关乎未来。看着源氏所展现出的气势,麦克雷相信源氏会给这一切划上圆满的句号:“等你带来好消息再对我说谢谢。”

之后便是漫长的等待。

麦克雷很想知道情况,但因为源氏的要求,在他和半藏交流的过程里面不可以试用通讯设备,安吉拉和温斯顿也同意了这一点。

虽然麦克雷并不对人家兄弟叙感情有什么兴趣,但他此时却深感坐立不安。虽然天边逐渐沉没的夕阳看上去很美,但此时他肯定无心欣赏异国风景。

好吧,还是有那么点好奇的。

在今天和源氏的畅谈之后,他对半藏的兴趣从之前那次见面后的“颇有”变为了“非常”。

他想知道源氏可能还不知道的关于半藏的那部分故事。

他在杀掉自己的弟弟后经历了什么样的事情?
他为什么选择抛弃引以为傲的家族准备加入黑爪?
他是如何躲过雅典娜的监控系统的?
他为什么会对自己和死神的关系感兴趣?
...

此时在麦克雷的脑海里不停的冒出关于半藏的各种问题。他意识到自己在想的是多么莫名其妙的事情之后,默默的咂舌了一句“该死。”并狠狠拍了拍自己大腿,但他只有选择与香烟为伴来减轻自己这种不妙的焦虑。

但那种情感和随之产生的臆想,仍然和嘴里烟雾一起,如鬼魂般萦绕在他的四周。

像是一个世纪一般漫长。被自己的思想所折磨的麦克雷终于等来了源氏的信号。他打开后备仓门,等源氏藏好后,驱车离开。

源氏在和温斯顿进行报告,麦克雷利用对讲机一并听着,得知事情进展顺利。

“你并没有和你哥哥提到他要加入黑爪的事,你如何知道他不会转头就去加入呢?”

“我知道他不会的。”源式语气充满自信:“毕竟我们是兄弟。谢谢你,麦克雷!”

“听起来好肉麻。”麦克雷笑笑,他握着方向盘的手变得轻快起来:“但还是恭喜你,源氏。”

两人回到了守望先锋给他们准备的落脚点。麦克雷已经精疲力尽,短短几天在空中飞了三趟,去了三个国家,就好像自从遇见那个矮小的东方人开始,他过去虽然同样繁忙但还能忙里偷闲的日子就到了尽头。

他躺倒在床上,希望这一切能早点结束。

然而理性祛除了他的困意,告诉他这一切还没有结束。

麦克雷清楚的知道自己使命未完,起身走到一台笔记本电脑面前,打开后里面显示的是一张平面地图,和中心闪烁的一个小红点。

“哥哥还在花村。”源氏看着地图说。他刚刚趁着和半藏打斗将追踪器放到了他的衣领中。现在他们需要密切注视着半藏的一举一动。虽然源氏已经确信半藏不会加入黑爪,但并不能知道黑爪那边对半藏的态度。守望先锋担心就像当初黑爪抓走黑百合一样,他们说不定也会使出同样下三滥的招数来“拉拢”半藏。

因此,他们需要继续监视半藏,直到确认黑爪对他不再构成威胁。

“那接下来我去执行我的任务,你好好在这里帮我监视你哥哥,有什么情况马上告诉我。”麦克雷换了一身打扮,脱去刚刚那身脏兮兮的还带有机油的体恤,换上一件宽松的冲锋衣,背上背着巨大的旅行背包,里面都是一些他日常的装备,当然,包括他的护具,他可不想在打斗时像上次一样被人用膝盖顶个半死。现在的他看上去就像一个初来乍到异国他乡的游客。

这次他只是坐公交来到花村。这一次他们防范的是黑爪,为了避免交通工具的信息被泄露而被跟踪,乘坐公交反而更加安全。

蓝牙耳机里源氏不断向麦克雷通报着半藏所在的位置。

“哥哥从刚刚开始一直就停留在了同一个一个地方,希望他不是要和黑爪的人碰头,我把位置发给你,你过去看看。”

麦克雷根据源氏发来的位置,在花村里面慢慢摸索。后来他走到了离岛田宅邸不远的一处游戏厅门前。如果坐标没错,半藏应该就是在这里面。麦克雷想起这里应该就是源氏跟他说的,他在里面荒废了很多时光的地方。他走了进去,找到坐在一台游戏机前的半藏。显示屏的灯光将他的脸照应得五颜六色,麦克雷看看四周,都是些奋战在虚拟世界里的年轻人,再看看面前这个连摇杆都握得不利索的中年人,未免觉得有点好笑。

周围都是岛田的势力范围,为了不被人认出,半藏也算煞费苦心的变了个装,辫子散开,中长的头发散乱的披着,身上一件普通的白t,牛仔裤,运动鞋。外表看上去只是一个颓废的中年大叔。

“是源氏让你来的?”半藏一顿一顿的操作着摇杆,画面中他所操纵的小人已经被对手打得哀嚎连连,现实中的他哪怕是这种懒散的装扮,却没有减少半点锐气,他甚至都没有正眼看麦克雷,却在如此嘈杂的环境中敏锐的感受到了对方的存在。

麦克雷也没想偷偷潜伏,他已经见识过半藏的侦察能力,找一个地方躲藏说不定只会让自己身上徒增箭伤。他走近看着半藏那张被屏幕映射出诡异光芒的脸:“与弟弟再会,你看上去不太高兴?”

“我的事情与你无关。”半藏慢慢掌握到了诀窍,画面中的小人开始能够回击对手几拳了。

麦克雷看着半藏,感觉心里面想的东西已经慢慢超出了自己的控制,情绪在不停发酵,眼睛一会盯着半藏身前的屏幕,一会又在半藏身上游移。他看见半藏表情严肃的像是在进行什么仪式,并不像体会到游戏乐趣的样子,木然的不停的操作手下的按键。

他学得很快,尽管如此学会打败对面的敌人还是花了他不少时间。麦克雷就这样静静的站在旁边,直到看见屏幕上出现花花绿绿的烟火彩蛋,随之半藏如释重负的吐了一口气,转过头来看着麦克雷,表情郑重:“我是他哥哥,我一直都以他为荣。”

画面上出现了游戏玩家历史记录的页面。麦克雷看见过去的历史记录上用点阵图所记录下的名字:GENJI,时隔多年仍然占据着第一。

半藏的眼睛在霓虹灯和显示屏的照射下闪耀出五光十色。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麦克雷总觉得他的眼睛里牢牢的锁着一层泪水,随后他才发现半藏脸颊上映出比周围肤色略显深的颜色。该死,都怪这里面昏暗的灯光,他要是早一点发现这种情况,一定会在半藏面对他之前,移开自己那被大脑操控着越发贪婪的索取着什么的目光。

他上前一把狠狠搂住了半藏,并在对方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的情况下,粗暴的吻上了对方的嘴唇。

评论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