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为什么他们这么可爱啊!

年每天都有粮吃夜

© 年每天都有粮吃夜 | Powered by LOFTER

[麦藏]无梦之人(三)

这一篇是过渡篇。没有半藏出现。
为什么我不能老老实实写cp之间的互动啊真烦(x)
时间上大概还是会有bug...之后会整体修一遍,总结一下发到微博上...如果有发现bug欢迎告知,非常感谢。

这一篇麦克雷要被打了(x)

以上都ok的话↓↓↓↓↓↓
——————————————————————
尼泊尔正是旱季,蔚蓝的天空和炽烈的阳光都让人不禁觉得这里不愧在智械危机前对于人类还是此后对于智械是一处圣地。

可麦克雷不是来洗涤心灵的。

虽然原本就已经成为全球赏金猎人眼中钉的他为了执行任务就必须得变装,可是在如今的尼泊尔,虽然人类和智械大体上还是能和睦相处,但大多数时候并不会有人类再来到这个到处都是智械的地方。麦克雷从机场出口出来时,在旁边大部分智械旅客中显得格格不入。

他很快就发现了安吉拉所说的那个名为“源氏”的半智械。说实在的他从知道这家伙原本是人类开始,心理或生理都感到些许不适。

可他也并不是对智械有着深仇大恨,他告诉自己“这都是工作”,暂且把个人情节放在一边。

源氏举着接机的牌子,上面当然不会是“欢迎麦克雷!”之类大摇大摆的赏金猎人指路标,而是之前就安排好的暗语。

“你好,我是安迪。”麦克雷报出一个假名,对方心中有数。

“初次见面,你好,我是岛田源氏。都是同事,请叫我源氏就好。”源氏对着麦克雷行了一个鞠躬礼。标准的日式礼节,日式名字。

麦克雷当然就会想到那个前不久从自己眼皮子底下跑走两次的男人。而且当他听到岛田这个姓氏,又回忆起安吉拉的微笑时,麦克雷似乎已经理解了什么。

“她果然瞒着我什么。”麦克雷小声嘀咕了一句。不过他原本是以为源氏和天使已经串通好了,然而当他询问源氏他是不是半藏的弟弟的时候,源氏隔着面具都能传递出来疑惑的情感让他越发感到奇怪。

“安吉拉并没有对你提起过这件事?”麦克雷感到很吃惊。

“是的,安吉...我是说,齐格勒博士她并没有对我说过哥哥前段时间被抓这件事。”源氏对于自己的哥哥之前被抓感到非常吃惊,更让他吃惊的是哥哥居然加入了黑爪。

“你表现得...好像...并不恨你的哥哥。”麦克雷情不自禁说出了这句话。他观察了半天源氏的反应和语气,再看看他失去人类之躯的模样。他所表现得并不像一个被人所杀过一次的人的样子。他无法理解一个人能不恨一个对自己下杀手的人,哪怕对方是自己的亲人。

源氏听见这句话,转头仰望蔚蓝的天空,头后的丝带随风扬起,然而过了好久,他依旧望着远方。面具下是什么表情麦克雷不得而知。但直觉让麦克雷感到自己应该是说了什么不该说的,他准备为此道歉。可正当他准备伸手拍拍源氏的肩时,一阵智械的声音却打断了他。

“尊敬的安迪先生,你好,我是禅雅塔。”顺着声音望去,麦克雷看见的是一位僧人打扮的智械在冲自己问好。他通过安吉拉给的照片也知道这就是自己的新伙伴。游走于世界的机械僧侣,遇到源氏并相信他半人半智械的身份能促进人类和智械的融合,将他带到尼泊尔进行修行。如今守望先锋重组,他希望能参与一部分工作来为人类和智械的未来做出贡献。听上去非常伟大,如果是年轻时的麦克雷是不会相信这种爱与希望的论调的。当然,守望先锋给了他很大的改变。

禅雅塔的语调和动作都非常柔和,浮空技术让他半悬空中,营造出的氛围似乎正是过去千百年来许多僧人所追求的宁静祥和。

可能是受这种氛围的影响,麦克雷对这个智械的第一印象并不坏。

“你好,禅雅塔。”麦克雷向对方回礼。源氏也上前喊了句师父并向禅雅塔鞠躬。

麦克雷可以猜到源氏是因为无法放下某些事情才同意跟随禅雅塔来到尼泊尔修行的。但他无法知道源氏刚刚那段沉默所代表的究竟是什么样的修行成果。

不过这只是别人的家事,自己没有必要上心。完成护送任务就够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麦克雷看之前尴尬的气氛被打断,趁机找了些别的话题将其带过,并帮助禅雅塔和源氏去办理了登机手续和行李托运,一阵忙活之后离登机还有差不多1个小时。一天进行两次飞行还是非常影响人的精力,但作为两人...或者说两名智械的保镖,他并没有太多可以喘口气的机会。

刚刚恢复的守望先锋实在派不出多余的人手,虽然知道这个现状。麦克雷还是忍不住在心中抱怨。

还不如出现点袭击者好让自己的肾上腺素帮助自己清醒头脑。

事实证明麦克雷这两天的运气实在糟糕爆炸。就在麦克雷冒出这种想法的后一秒,他们三人身边的一个灭火器突然炸裂开来,喷出一堆白雾。

Fuck下次谁再祝我好运!我们走着瞧!

他不禁在心中愤愤的想。虽然他也必然对自己刚才的想法感到后悔。但情况并没有给他在心中痛骂刚才的自己的时间 。

机场候机大厅顿时乱作一团,工作人员过来疏散人群避难,但考虑到敌人是冲自己来的,麦克雷和另外两个同伴都没有选择顺着人群离开,以免造成无辜的伤亡。

等到人群散开得差不多,麦克雷一行人火速的跑到一根柱子后躲避有可能到来的攻击。这一次任务比较方便的一点是禅雅塔和源氏虽然是护送对象,战斗力却绝不在麦克雷之下。这样能够减少许多麻烦。

“我去看一下情况。”源氏打了声招呼便从白雾中隐去身形。

啊哈!忍者!

麦克雷作为一个美国人对于忍者这种东方国度充满神秘色彩的角色总是有一种莫名的好奇。从逐渐散去的白雾中看见源氏抛出手里剑的姿态更是让他激动的甚至想吹一声口哨。

可当他顺着源氏攻击的方向看见白雾中逐渐显露的人影时,他恨不得找个像上厕所之类的理由赶紧离开这个地方。

“让我来看看这是谁?哈,忘恩负义的麦克雷。”白雾中显露出的黑色人影低声说道。他的声音和语调都仿佛出自另一个世界,说出的话带有一种奇妙的嘲讽的感觉,却让人隔着很远都能打一个冷颤。而麦克雷更是强忍住心中复杂的情感憋出一个微笑并说出了那个人的称呼:“死神。”

说实话,麦克雷并不想和这个人打起来。

并不是他觉得打不过,也不是出于什么过去的师徒感情。只是因为他和这个人在信念上的差异其实并不大,但两人选择了不同的行动方式,如今却要以枪口对准对方。老实说,麦克雷更想劝这个人重回守望先锋,不念于情谊,从实际情况出发,他只是觉得至少这样人力更多了,说不定他出任务时能多加一个人,就不会像现在这么辛苦。

虽然这必定是不可能的。

类似偷懒的想法在麦克雷脑中只存在了1秒就被抛之脑后。他掏出自己的左轮,对着死神几枪瞄准射了出去。可他只行动了几步,一颗子弹从他耳边穿过,巨大的声音刺得他耳鸣作响,脸上一阵刺痛也让他分了神。

“忘恩负义的家伙!”来不及多瞄准几枪,在他还为及时反应过来时,死神顿时就像飘过来一样的到了他的面前。知道死神的枪的威力的他正想快速远离,可另一发从远处打来的子弹不偏不倚的射在了他后退的路径上。

该死。这家伙肯定还有其他同伴,还是个恶趣味的想看师徒相残的家伙!

但麦克雷只好硬着头皮和死神近距离作战。好在因为很熟悉这人,他也顺利的躲开了好几次致命的攻击。

“你还是老样子的浪费!”麦克雷一边躲,一边忍不住的吐槽死神的用枪方法。

“有钱任性。”死神简短的回答。

麦克雷实在不想和这个人硬碰硬太久。在他身边的每一秒都能感受到一股死亡将至的气息。他知道死神能够活下来是因为齐格勒医生的一次治疗,但他不知道在那次治疗之后死神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只知道从那以后大家都会叫他死神。

体力消耗得很快,如果自己这个师父现在真是一个怪物,那他说不定就不会知道疲惫是什么感觉,就算打败他还会有一个躲在暗处的他的同伙,这样的战斗于自己有着很大的不利。

“把头低下!”

麦克雷听见远处的源氏大喊了一声。他随即照做,只是这一下却让他没有及时躲过一次死神的攻击,前胸被死神用膝盖狠狠顶了一下。

他疼得倒下并在地上不停翻滚。并开始怀疑源氏是不是已经成了对方的卧底。也开始后悔自己因为变装而没有佩戴胸甲这件事。

“再见,麦克雷!”死神的脚踩到了他头上,因为刚才的疼痛所产生的眩晕感和现在压迫产生的疼痛交杂在一起,让他不停的冷汗直冒。

他以为死神会就势给他狠狠来上一枪,但攻击却迟迟没有来到。反而是死神发出一声疼痛的低吟,脚随即离开了麦克雷的脑袋。昏昏沉沉的状态中麦克雷并不清楚刚刚都发生了什么。

“他们逃跑了。”源氏的声音在麦克雷耳边响起。他现在非常想站起来狠狠的踢源氏一脚,可是疼痛让他连呼吸都非常困难。源氏赶紧向禅雅塔求助,对方过来检查了一下麦克雷的身体,说是肋骨骨折。

下脚真狠,看样子他是真的想杀了我。

麦克雷想起过去的情谊,不由得感到一阵唏嘘。但随即他感觉痛感似乎变得越来越小,直到最后几乎消失殆尽。这时,他能够稍微支撑起身子来看清到底发生了什么了。

禅雅塔看见他好转的样子,说了句:“愿你获得平静。”

听上去好像对死者才说的话?麦克雷感觉有些不对劲,但看着身体上泛起的黄色柔光,他感觉非常不可思议。

“这是师父的'谐',拥有治愈的能力。”源氏向他解释道:“当然,这是科学的成果,虽然看上去很像东方的仙术,但如果想知道具体理论你可能需要去问齐格勒博士。”

“不,我不想知道什么科学理论。”麦克雷看向天花板玻璃上的一处破洞:“我想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

之后源氏向麦克雷解释起了刚才发生的一切。

在死神过去袭击麦克雷之后,禅雅塔和源氏盯上了刚才冲向麦克雷的子弹来源的方向。

那颗子弹并不是射向麦克雷的,而是瞄准了禅雅塔。找准来源之后源氏马上悄悄接近了那里。

“是黑百合,她想来暗杀师父。”源氏告诉麦克雷他在那看见的是谁,也明确说出了对方的目的。

“你们怎么知道她的目标是禅雅塔。”麦克雷感觉诧异,因为他总觉得那两颗子弹都是冲自己来的。

“因为就在不久前,我的师兄,孟达塔,才被她射杀。”禅雅塔语气中带有悲伤,从他的动作里也能感受到这一情感。

“所以他们得到的情报可能是你要来护送师父。但因为没有人知道我还活着,也没有人知道我加入守望先锋并来到了尼泊尔,所以我们这次才能逃过一劫。”源氏总结道。

没错,刚才要是没有源氏的援助,可能现在他已经被那个狙击手射穿了脑袋。

麦克雷已经可以坐起来了。禅雅塔的治疗可以缓解疼痛并一定程度上保持他的骨骼状态,这样骨折的状态就不会恶化,现在他们需要慢慢等待航班的起飞,但说实话因为乘坐刚才的航班太过危险,麦克雷没办法只好重新订了一个班次的飞机。

就在麦克雷操作订票时,源氏走到他身边:“麦...安迪先生,我希望在把师父送到总部之后你能再和我去执行另一个任务。”

麦克雷听了很是头大,表示这几天简直忙的不可开交,他需要休息,可源氏告诉他这个任务齐格勒博士已经同意,并且相信麦克雷一定感兴趣。

“我要去花村。”源氏告诉他“我要回家,去见我的哥哥。”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