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为什么他们这么可爱啊!

年每天都有粮吃夜

© 年每天都有粮吃夜 | Powered by LOFTER

[麦藏]无梦之人(二)

cp是麦藏,麦藏,麦藏。
最近沉迷游戏无法自拔。
挖的坑怎么也会填的,但我也不确定这篇要写多少。
十篇以内完结吧。

本篇没有多少麦藏之间的对话。
因为再仔细看了人物关系表和时间表,发现很多东西和一开始设想的不一样,在写剧情时非常废力,改了很多。目测会有超多bug。
如果能发现会好好修改的。
ok的话↓
——————————————————

众人在基地中搜索了一上午都没有发现半点半藏的行踪,甚至连监控里面都找不到他是如何消失的。麦克雷正在当心自己会不会被追究责任关个禁闭时,温斯顿抬了抬眼镜说:“嗯我觉得这个不能怪你,如果连雅典娜都无法知道他是怎么溜走的,那他一定很强,说不定你会被他打得个半死,那我们损失可就大了。”

麦克雷说不清温斯顿是在夸他还是贬他,不过好在大家似乎都赞成温斯顿的观点,没有人责怪他。麦克雷也就兴冲冲的溜走了。

心中总觉得丢了一块,但麦克雷说不清为什么会产生这种感觉,也许是因为这一次因为自己的大意导致任务失败产生的愧疚。不过按理来说以他的脸皮厚度,并不会如此失落。

麦克雷去食堂抬了一份午餐匆匆回了宿舍,他可不想被士兵76或安吉拉说教而导致食欲下降。可他走到宿舍门口时却听见门内传出一些轻微的动静。

虽然这么说很奇怪,但那一刻他确确实实因为想到一种可能性,心跳都因此加快。
而且他开门一瞬所看到的东西,并没有让他脑内的妄想失望。
半藏在他房间里,背对麦克雷站在桌子前面看着什么。

“boom,警察来啦。”麦克雷掏出左轮指着半藏,威胁中带有戏谑的说道。
半藏纹丝不动,若不是有了能让他镇定自若的预想他也不会选择背对站在敌人眼皮子底下。
“你和死神认识?”半藏的音调和他的站姿一样,稳如泰山。
“也许只是比你多认识那么一点。”麦克雷小心翼翼的走近半藏,生怕这个男人突然做出什么。这里明明是麦克雷的房间,此时两个人的动作却完全主宾颠倒。

“不,我不认识他,只是听说过他。”半藏还是站在那里,看上去过于镇静的他和此时心如乱麻的麦克雷形成鲜明的对比。麦克雷有足够的经验告诉他一定有什么阴谋。

“不不不,你是现在暗影守望的人,想必和死神打了不少交道。”麦克雷心想半藏不会只是为了撒这种显而易见的慌才这么行动。

“不,我不是暗影守望的人。”半藏说的话在麦克雷看来只是非常无用的狡辩,可还没等麦克雷反驳他,半藏接着说:“我为黑爪办事。”

啊哈。
为黑爪办事,那问题可就没有这么简单了。

“感谢你终于肯说出一点有用的情报。”麦克雷的手枪已经差不多要抵到了半藏后背上:“现在,基地参观一日游结束了,跟我回审讯室吧。”

麦克雷敲准时机准备一把抓过半藏的手再用左轮抵住他。不料半藏却拿出刚才一直在麦克雷视线盲区的弓,重重抵了一下麦克雷的下巴。这一下生狠有力,麦克雷着实被这一下子的痛感给刺激到了,咬紧牙关准备再一次控制住半藏时,对方已经飞快的冲出了房间。

一时间麦克雷的耳膜被警报声给震得产生了轻微耳鸣。

“是半藏!他逃了!”麦克雷用通讯设备大喊了一声。话筒立马传来温斯顿的声音。

“c区!检测到入侵者在c区,大家快过去!”

在温斯顿信息指令的指引下,麦克雷追击的路上一瞬间出现了许多人,好几次都在拐角处看见半藏的身影,然而对方就像幻影一样转瞬即逝。直到所有人到了指令下达的最后地点准备来个包抄时,天花板上破出的一个洞令所有人心中不寒而栗。

“天呐他是怎么做到的?”猎空发出一声惊叹。

基地内部的安保系统不会有漏洞,但只有一种地方例外。
通风管道。
然而深知这种地方监控难度的守望先锋肯定也会对这种地方加强监管,用各种方法将其伪装隔离,除非是深知基地内部构造的人,否则没有人会知道这种管道设置的位置。
然而半藏非常精确没有偏差的在伪装过的天花板上破了个洞,并逃跑了。

“温斯顿你说的对,我可能真的打不过这家伙。”麦克雷悻悻说道。
“哈,人啊,认识你自己。”温斯顿说着哲学家的格言来打趣:“虽然我是只猩猩,但我同样会这么做。你在哪发现他的?”
“我房间里。”麦克雷回答。
“哦,那你一定是以为你自己就能制服他。无论如何你让一个人逃跑了两次,错过了抓捕他的机会,刚刚齐格勒医生和我通话了,她希望你去她办公室一趟。”温斯顿用幸灾乐祸的语气说:“祝你好运,杰西。”

麦克雷满不情愿的去到了齐格勒医生的办公室,一进门就看见医生已经泡好了两杯茶。看起来这必定是一段漫长的谈话。

“我的错,安吉拉,我承认我太逞能了。”虽然麦克雷并不认为自己的能力有多么不堪,但讲实在的,这回他的确干得不怎么样。

“哦,不不不杰西,你的能力没有问题。这个人是个暗杀高手,侦查地形,悄无声息这些都是他的强项。然而你是个西部牛仔,正面决斗才是你的作风。”齐格勒医生示意让麦克雷坐在她面前的椅子上。坐在这个位置,麦克雷感觉自己好似一个病人。然而医生只是把茶递给他,接着在面前的全息投影上调出了一张照片,指着对麦克雷说:“我不是要责怪你杰西,叫你来是为了另外一件事。你重回守望先锋有一段时间了,可你大概没有见过他,他叫源氏,原本是个人类。”

麦克雷看着屏幕上的人形机器人的照片,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齐格勒医生。

“你叫我过来就是让我看这种奇怪的人体实验的成果?那你还不如给我来两针呢!”麦克雷简直想不通齐格勒给自己看成为智械的人类的照片居心何在,难不成她想和自己说这样有助于提高战斗力而改造自己。

原来自己的能力已经被嫌弃到这种地步了。不干了,不如回暗影守望和师父干架。

“如果你希望来两针,下次在战场上多被打两枪就可以了。他是在总部爆炸前两年被带回来的,当时他奄奄一息,我把他变成这样。”齐格勒医生说话的语气好像带有一丝愧疚,但马上又转变回来:“因为那两年我们...额莫里森和他的关系开始变糟,你好像很不了解总部这边的事情。”

麦克雷回忆起那段时间的情形,默默点了点头。

“他在爆炸后去了尼泊尔。最近我听说他快回来了,并且将带回一个新的同伴。我和温斯顿想派你去接他们,这样也能加强你们对彼此的信任和理解。”齐格勒医生将任务说明和电子地图导入一个微型投影仪里递给了麦克雷。

“我...我不想接这个任务,你们让别人去吧,我想去抓回半藏,弥补我的失误。”麦克雷想为自己的行为找到更合适的理由:“他来过基地里,放他这么回去,他说不定会把什么情报说给黑爪。”

“嗯是这样没错,我们已经派其他人去抓他了。你看上去不擅长应付他,不是吗?”齐格勒医生把投影仪硬塞到麦克雷手里,附上一个甜蜜的微笑:“祝你好运,杰西。”

可当麦克雷去到尼泊尔,与源氏互相自我介绍时,却感觉安吉拉又和自己开了个巨大的玩笑。

“你好,我是岛田源氏。”

去他妈的祝我好运!

评论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