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为什么他们这么可爱啊!

年每天都有粮吃夜

© 年每天都有粮吃夜 | Powered by LOFTER

无梦之人(麦藏)

cp是麦藏,麦藏,麦藏。
虽然我也吃源藏但这篇我只会从兄弟情谊来写(x)
有车的可能性:清水≈1:9,因为肉写得不好所以不会多写,但我还是想干哥哥(x)
哥哥:“Ah...总有刁民想干我。”
时间线是根据网上有人整理的守望先锋时间线来的。
本篇设定是半藏被俘虏。时间是在守望先锋重建后1年内,这个时间点源氏大概是在尼泊尔修行。
之后欧豆豆会出场。
ok的话↓↓↓↓↓

————————————————

他从梦中惊醒。
麦克雷已经很久没有遇过这种情况了。不如说,一旦有了什么情绪波动过大的征兆,他就会自己去找个酒吧喝到断片,这样第二天一醒来他的脑袋就会被齐格勒医生的说教和炸裂的头痛充满,把烦心事丢到千里之外。
只是这次,他没有选择这么做。
或者说他完全没有料到自己的情绪会受到这么大的影响。只是因为见到一个人,而短暂的相处时间内他的心神已经彻底的被这个人所迷惑。
虽然他并不想承认这一点。

等到麦克雷意识到自己是被一个什么样的梦惊醒时,他将头埋进手掌,窘迫不已但不得不面对眼下必须起来换床单的情况。

——————————
“Han...zo...半藏,你是日本人?”麦克雷打量着眼前这个东方人,紧实的肌肉让人不敢轻视在他矮小的身躯下隐藏着多么巨大的力量。

“没错。”半藏低沉着脸,不正视麦克雷的脸但掷地有声的大声回答着。

Hmm...自尊心强却坚守品格的人。
麦克雷心想。

“为什么加入暗影守望?”麦克雷照本宣科的问出了下一个问题。

这次半藏迟迟没有回答他。然而从他紧紧抿住的嘴唇可以看出多半是个人的愿望,比如荣誉,尊严,又或者只是某种愚顽的执念。

“希望你能好好回答我的问题,毕竟现在你是作为俘虏坐在这里的。”麦克雷把脑海里的台本甩到一边,起身抓住对面东方人的下巴狠狠的抬起。当然,今后如果你问起他当时为什么会那么做,他自己也许也回答不出个所以然,回忆起当时,他只会说:魅魔迷惑了我的心智。

“唔!”半藏表情狰狞,眼中满满的愤怒,他并没有想到对面的美国佬会突然这么对待自己。这个动作让他感到无比的屈辱,而无论他怎么挣扎麦克雷的手劲都没有收小的趋势。

其实麦克雷的思绪在半藏抬起头的一瞬间就已凝固,接下来的动作几乎都是潜意识下的,等他回过神来,半藏怒视着他的表情让他越发的从心底产了一些莫名的愉悦。

天呐,我这是怎么了?

“为了家族的荣誉。”半藏不想再和眼前这个神经病死磕,决定告诉他一些与自己的组织无关紧要的情报。

麦克雷松开手,半藏在一瞬间把脸偏开,收起愤怒,这次他自己转过头正视着麦克雷。尽管双手被紧紧束缚在凳子后面,但他还是挺直了身子。他对任何一个人讲述这段往事都会正视对方的眼睛,并不是为了观察对方的反应,而是为了从对方的眼里观察自己的内心。

“我的家族在我的国家有着非常强大的势力。从小,我就被教导我的存在是为了守护家族的荣誉。”半藏说到“家族”时都会加强语气,麦克雷看出他的执念。

“我有一个弟弟,他与我在信念上有着分歧。”半藏说到这稍微停顿了一下。但之后却用极其平静的语气说出了:“我亲手杀了他。”

麦克雷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个注重情谊的东方人,亲手杀了自己的血亲,还用非常平静的语气对一个刚刚见面的人说出了这件事,哪怕是在一种接近拷问的情形下,这种行为也实属异常。

“等等等等,那个人,是你的亲弟弟?你是知道他是你弟弟的吧?不是在杀了他之后才知道你有一个弟弟吗?”麦克雷想了很多狗血的剧情,也许此刻这些狗血的剧情让他觉得更加合情合理。

“我知道他是我弟弟,我们俩一起长大,在我成为家主那天我们因为分歧产生争斗,而我杀了他。”半藏再次用一种麦克雷难以置信的语气说出了事情经过。

好吧,世上是会有这种事的。
麦克雷放弃思考其它可能,坐在椅子上静待着半藏给他讲述其它事。

“Gen...弟弟死后,我接手了家族。差不多过了10年,家族因为一些事件而逐渐衰落,而我为了守住家族的荣誉,才来执行这次任务。”半藏简短的说了自己的经历。事情描述得太简单了,半藏隐藏了很多关键点这是显而易见的。麦克雷也打算继续盘问。

“你弟弟叫什么?”麦克雷觉得这是一个非常简单易于切入的问题,但半藏这次却彻底缄口不言。僵持了差不多十分钟,麦克雷先认输,他自己觉得这样的问题似乎也无法得到什么有用的情报,虽然从半藏之前的举止看来,这个去世的弟弟对他的意义肯定非同寻常。

麦克雷转向问一些和暗影守望有关的问题,而半藏除了回答一些无关紧要的事,其它时候大多还是闭口不言。麦克雷没有审问的耐心,也没有动用武力的念头。守望先锋刚刚重新启动,还有许多事情要去做,没有时间浪费在这一头倔驴身上。接下来的事情他觉得就算是要动用吐真剂也还是让齐格勒来做会比较好。

“好了,你自己回房间吧。”麦克雷甩甩手,从椅子上起身径直走出盘询室。“没有看着你的必要,这里面的安保系统都是温斯顿做的,你逃不掉的。”

等到麦克雷关上房门,走了几步他一下子靠倒在了对面的墙上。

从看见半藏的眼睛那一刻开始,他就开始产生异常。不管怎么样,这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东方人。虽然刚刚气氛明明无比沉闷,但现在的麦克雷却有一种小孩子得到了一颗糖一样的惊喜。

第二天一早,守望先锋们发现半藏不见了。

评论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