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为什么他们这么可爱啊!

年每天都有粮吃夜

© 年每天都有粮吃夜 | Powered by LOFTER

【石青】日思夜想 番外

嗯,有的约定,司机与司机只要一个眼神就能明白。


打掩护的是papa视角的和审神者去现世的日子。

算是交待一个前因后果吧......

私设很多。

附丧神复数存在,审神私设等等。。。大概挺OOC的

和发车的剧情是可以独立的,只是自娱自乐的产物而已。


因为找不到可以发车的地方,上车请走http://pan.baidu.com/s/1qX573Ne

如果能私信一个发车地点的话,感激不尽(深情凝视.jpg)


以上ok的话↓↓↓↓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石切丸很喜欢吃团子。

或者说,他很喜欢食物,也很喜欢进食这一行为。

 

付丧神们在刚刚来到本丸时多多少少都会对于拥有人类的实体这件事而感到不适应,石切丸也不例外。而正巧,他来到本丸时,正好到了饭点。

 

石切丸在被介绍一通后就被主上拉上了饭桌。看着周围未来的同伴们拿起了碗筷,石切丸也在旁人的指导下小心翼翼的学着样子,之后脑海里依稀记得人类如何进食的画面。幸好人类的身体用起来似乎意外的并不怎么令人感到生疏。石切丸拿起了盛着味增汤的碗,揭开碗盖,将碗沿放到嘴边,咕咚。

在第一口汤洗刷过味蕾和感受到温热的液体通过食道进入到胃部之后,石切丸体会到了莫名的感动,也领悟到了现在的自己是活着的生物,这一事实。

 

虽然也知道进食是有限制的,而且自己也没有对食物如次郎和日本号那样对酒一样的狂热,但石切丸还是发自内心的对所吃到的每一份食物,怀有欢喜和感激。

 

今天从审神者那边得到了团子。石切丸的心里像飘起了樱吹雪一样,准备就着茶和大好的春色慢慢享用这份点心。而就在他喝下第一口茶准备由心发表对这淡雅的香气的赞叹时,一抹绿色晃悠到了面前。

 

“今天也是一个好天气呢。”

 

熟悉的嗓音,笑意盈盈的嘴角和眼神。还有那遮盖了大半部脸的墨绿长发,和在和煦的阳光与清风中如水纹般荡起的半身白装。

 

笑面青江。比石切丸要早来到本丸,也好像比起石切丸更加的对人类身体适应得如鱼得水。石切丸常常会被主上说像只企鹅,多半是因为自己行动缓慢反应迟钝,就被主上比成了这种在以前闻所未闻的鸟类。而青江则不同,机敏得像一只猫。

 

而这只猫最近总是突然的冒出来,在石切丸身边打转,之前也有被问过“为什么我没能成为神剑呢”这种问题,所以石切丸一直认为他只是想要观察自己才特意经常和自己待在一起的。也稍稍有点困惑。

 

“是啊,是一个好天气呢。要不要一起坐下来吃点心喝茶呢?”

 

不过发自内心的说,石切丸还是很高兴见到青江的。况且食物总是和人一起分享着吃才会更美味。

 

“那我就不客气了。”青江也没有太拘束,直接就坐在了石切丸旁边。

 

其实石切丸也早料到青江会过来,已经备好了另一个杯子。石切丸将杯子摆好再倒上茶,推到青江旁边。

 

青江接过茶杯,嗅了嗅,享受的音调上扬着哼了一声,接着又对着石切丸笑着说“谢谢,这可真是好茶,我会怀着感激去喝的。说起来最近我发现,我们的这些行为,是不是还真是越来越像人类了呐?”

 

 刀只是没有生命的物件,没有礼仪的观念。而如今本丸里的刀大部分都遵循着人类的礼仪互相来往。对于刀,一定要说存在着用人类的情感这一概念来描述的感情,大概唯有作为物而被使用,能为主人效命的责任感。而如今拥有了人类之躯后,虽然说不上是模仿,但付丧神们也确实做着许多在过去于他们是无关紧要的行为。

 

石切丸也思考过这样做是否会丢失作为刀的本质,而在答案出来之前,他就体会到一旦拥有了身体,这些行为无论有害与否,多少都是必须的。刀有刀的法则,人类自然也就会有人类的。

 

“是啊,但我认为这是非常有意思的事情,而且也是该做的,毕竟你我现在可是拥有着人类的身体嘛。”

 

石切丸此前并没有过成为人类的想法,也没有过羡慕之类的感情。虽然有时候人会因为喜好或者因逃避现实而产生变成另一种非人的事物的想法,但如果一个人真的以为自己是那种事物,多半就是疯了。

 

对于现在的生活,有时候自己也会产生庄周梦蝶一般的感觉。但事物都要遵循其法则的话,自己也遵循现在应当遵循的法则,像人类一样生活就好了。没有过实战经验的刀其实对于人类生活的习惯并不是很了解,所以在适应方面会比经常和人类一同生活的刀差一些。来到本丸的这段时间里石切丸也没少闹出笑话,但现在也算是习惯了。

 

“人类的身体吗?”青江把手托在下巴上若有所思,突然好像想到了什么一样,睁大了眼睛像是要确认自己的想法一样,看着石切丸:“那么,这个身体里存在着人类的情感也是正常的?”

 

“哈哈哈,这个可还真是个有意思的问题啊。”石切丸之前也有想过这个问题。因为原本的他们是不可能有情感存在的,但这段时间在本丸的生活中石切丸已经体验过许多可以称得上高兴抑或烦恼的感觉,此外还有许许多多新奇的体验,有时候他自己也无法明确的将这些感觉分类。但回忆里的种种都足以证明在这个本丸内的付丧神们确确实实有情感的存在:“我感觉,就和我喜欢和青江你一起聊天一样,'喜欢与你一起聊天'这个行为本身就可以算作一种情感吧。这是一种很新奇的体验,一定要说的话,我是认为现在的我们的的确确是有情感存在的。”

 

青江看起来很满意这个答案,他放下手中的茶杯。突然猛的靠向了石切丸那边,几乎整个人都贴在了石切丸身上。虽然比不上大太刀,但青江的力气在胁差中也不算太小,他固住石切丸的手以免自己会被推开。青江手上的老茧磨得石切丸感到一阵酥痒,再加上对方突如其来意想不到的动作让他愣了一愣,自己再大的力气也好像被青江戳漏了一样。

 

“那么,我再问神剑大人一个问题.......”

 

 

 ————————————

现世和本丸有着很大的差别。虽然之前审神者多少有和付丧神们展示过现世的样貌,也在本丸设有许多现世的物品,但石切丸还是有被这种差距吓到而感到了些许的不自在。与不断看向四周连连赞叹如同乡下人进城的他相比,长谷部倒是镇定自若。也可能对方毕竟是活跃过的刀,并且时代更加靠近现世。自己可几乎一直都是在神社里待着呐。

 

为了尽量不在现世吸引太多的目光,就算一贯散漫的审神者还是让他们穿上了现世的衣物。而进行正式报告一类的工作,在现世自然普遍是要穿西装的了。

 

石切丸在电梯上一边因对这种可以上升的东西好奇而感到兴奋,一边透过电梯内的镜子有点不习惯的看着自己现在的模样。西装不知道是审神者通过什么方法弄来的,但显然很合身,平时一般都穿着宽大的衣服而没有显露出来的身材此时被衣服衬得非常匀称。就算多少有点感到不习惯的石切丸,也因为现在的自己看起来精神样貌不错而感到小小的激动。

 

有点想让青江看看。

 

心里居然出现了这样的想法,石切丸着实被自己吓了一跳。也回想起了一些让他有点摸不着头脑的事情。

 

昨天自己刚刚被青江告白,因为一时大脑混乱,自己实在不知道当时是怎么成功脱身的。只知道虽然自己对青江提出了等待的要求,但对于如何回复对方,心中到现在都没底。

 

说实话,在被告白后得知了自己明天将要和主上一起去现世的消息时,石切丸心里松了一大口气。不过又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和青江交代,因为虽说让对方等待但石切丸也还是想尽早给出答复,让对方等太久也是很失礼的。虽然感觉内心出现了小小的罪恶感,但事到如今因为时间安排等各种问题,可能不得不失礼了。

 

但至少答复一定要面对面的去说。

 

虽然答案迟迟未定。

 

现在最主要的还是应该搞清自己对青江的感情,究竟是什么样的?

 

不过这件事固然很重要,但更重要的应当是手头的工作。石切丸也清楚的意识到既然自己是因为力气很大作为一部分理由才被带来,那体力活一定是少不了的。也正如石切丸所料,他的工作基本都是在把一大堆的资料往各种各样的地方送去。就这么前后跑了一天,在同样因打理大量资料而弄得焦头烂额的长谷部的催促中,没有任何思考别的事情的余地。

 

工作结束回房间后石切丸几乎是以瘫倒的姿势扑到床上的。

 

不久后长谷部来喊他吃饭时,石切丸已经快要睡着了,虽然很辛苦但必须得填饱肚子的想法支撑着他顶着睡意和全身的酸痛,艰难的爬起来和长谷部一起去了餐厅。

 

住宿是由ZF提供的,所以这段时间里来进行年度报告的审神者和陪同他们的付丧神基本都住在这。石切丸在偌大的餐厅里看到了许多熟悉的面孔。

 

“主上好像是去找旧友聊天了,说晚饭会自己解决不用担心。以及这里的许多付丧神虽然和本丸的大家一样,但某种意义上也不一样,别弄混了。”长谷部在告知审神者行踪的同时还提醒了一句。

 

这种事情其实不用提醒,石切丸他们之前也在审神者的讲解下了解过时之ZF召唤付丧神的机制,也去过演练场,所以也明白在场的付丧神和自己认识的同伴是同一把刀没错,但因为召唤时控制的时空偏差所以这些付丧神和自己认识的必然会有细微的差距,而那些差距随着他们被召唤出来后各自不同的经历会被不断放大,到最后会成为两把不一样的刀。

 

“这种机制,如果按照人类的感觉来说,会感到有趣或者恐怖吧...”石切丸想描述自己心里的感受。

 

“大概是吧。不过我好像没有多少感觉,毕竟敌人的确很多,光靠我们是应付不了的。”长谷部取好食物,和石切丸一起找了个位置坐下。

 

“不过这样的话,我们就不是唯一的了。而世间万物都因为是唯一的所以才珍贵吧。”石切丸在被审神者告知召唤机制后思考过自己的存在这种问题,他有想过如果哪一天和自己同样的另一把石切丸一同行动,他该如何知道他们俩究竟是同一个付丧神还是不同的付丧神。

 

“的确是这样。”长谷部显然对这个问题也有过思考,此刻虽然面部没有什么表情变化,但还是颇有兴致的和石切丸讨论着,随着他指了个方向“但是你看,那边的那两把刀,我们本丸里也有,我记得他俩的关系好像非常糟,总是一见面就吵架。但那边的,好像关系还不错。”

 

石切丸顺着方向看过去,的确,那两个付丧神聊得正欢,而在本丸,如果看见这种情况,那其他人大概会觉得太阳要打西边出来。所以眼前的两把刀虽然和本丸的两把是同把刀,但至少互相之间的关系已经有很大差别了。

 

看着来往的付丧神,其中也不乏石切丸自己,这种说法可能很奇怪。石切丸感觉自己可能是因为疲劳过度又或者对旁边的情形感到不适,难得的没有什么食欲。随便扒了几口就和长谷部道别先回房间去了。

 

路上石切丸莫名感到一阵烦躁,结果半路上不小心碰到了一个付丧神。而那个付丧神,是青江。

 

是另一个本丸的。

 

石切丸当然知道,但还是有些慌张,现在他一看见青江就会想起那件事,还有他没有想好的答复。

 

“啊,非常抱歉,石切丸先生。”虽然是别的本丸的青江,但青江本身的习惯动作表情都是一模一样的,除了那句礼貌性的“先生”,石切丸一时也有点恍惚。

 

“没,是我不小心。抱歉。”感觉对方也没撞到哪,石切丸不想继续纠缠,说完就往房间奔去。

 

感觉真的很不好。

 

大概是自己太敏感,但这种异样的情绪时时刻刻都在刺激着他。在心底掀起不小的波涛。

 

如果青江看见另一个本丸的石切丸,他还会说出那种话么?

 

青江喜欢的是“石切丸”这个付丧神,还是自己?

 

总觉得再这样下去会被自己绕进死胡同里。石切丸烦躁的打开房门,一进房间,就看见了非常诡异的景象。

 

主上已经回来了,在那边坐着的好像是另一位审神者。还有他旁边的,石切丸。

 

感觉像是在照镜子。

 

对方显然已经通过自家审神者得知了自己的存在,相比自己的慌乱要显得更加的镇静,但从他的脸上还是能感到一点不自然。

 

把那个表情夸张一些应该就是自己的表情了吧。石切丸这么想着,走进去对审神者打了招呼:“我回来了。”

 

“啊石切丸你回来啦,哦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挚友贤六,还有他这次带来陪同的付丧神。来吧坐我旁边的位置吧,我们刚刚还正提起你。”

 

真是微妙的情景。

 

既然对方也是自己的话,心里多半也是这么想的吧。

 

石切丸向对方俩人打了招呼后也坐了下来。

 

看来话题是关于付丧神们对于存在无数个自己这件事有没有什么不适一类的事情。因为从技术层面已经解决掉了同一个付丧神在一个时空中复数存在会引发的问题,但付丧神们具体是怎么想的,要不要在今后尽量避免这种相遇,都是需要斟酌的。

 

“从人类的认知来说,我们的确是属于神,所以相应的,在面对这些情况时也是比较容易理解的,这可能是神格的包容性吧。”对方本丸的石切丸给出的答案和自己的差别不大,石切丸予以认可。

 

“这样啊,的确是我们作为人类无法感受的事情吧。嗯,但还是想冒昧问一下。你们感觉你们俩,是一样的,还是不同的?”

 

这个问题好像对方也有点不知道如何回答,两个石切丸面面相觑,像是在辨认对方和自己的区别。

“请问您是在什么时候被召唤出来的呢?”对着自己使用敬语,真是非常微妙。

“大概三个月之前吧,请问您呢?”对方好像同样的感到了困惑。

“两个月左右。”自己到本丸的时间比对方晚啊。

但除了时间外,还有什么不同吗?

仔细一看,对方虽然也穿着西服,但在款式和领带的花色上都和自己有所不一样。可除了这些,好像从外表上来看也就没有别的什么区别了。

“哦,对了,我家的石切丸,很喜欢吃丸子。”自家审神者在这时插了句嘴。

“丸子...吗?”对方哪位叫贤六的审神者好像思考了一下,看着自家的石切丸说:“我家的......石切丸你,好像是喜欢吃乌冬面?”

“是的,因为之前本丸的大家一起做着吃了一次,非常的开心,之后一直都很喜欢那个味道。嗯.....?”

 

不一样的地方!

 

对方显然也意识到了,虽然就因为对吃的喜好,但现在的二者的确是不一样的。

 

“哦哦,爱吃丸子的石切丸和爱吃乌冬面的石切丸啊。不一样呢,真是有意思。”贤六点了点头。

 

石切丸也对这个结果感到惊讶,虽然只是喜好,但在这一点上自己和对面的石切丸的确是不一样的。如果将乌冬面和丸子放在一起只能选其一的话自己毫不犹豫会选丸子。

 

之后大家还是一起慢慢聊着天,话题依然是围绕付丧神的,两位审神者大概是因为久别重逢的激动,聊天的气氛一直很活跃。石切丸也渐渐的感觉身体没有之前那么疲惫,同时心情也慢慢愉快起来。这次聊得非常尽兴,末了对方审神者还拍了拍石切丸的肩夸赞了一番,虽然对方旁边的也是石切丸,不知道自己好在哪里。随后对方抬起手看了看表,看起来心情非常舒畅的起身说道:“今天就先到这吧,多有打扰了。我们也该告辞了。你们都早点休息,明天的大会会很辛苦的。”

 

“哎呀都这个时间了吗?一不留神聊太久了,下次再一起叙叙旧吧”石切丸也和审神者一起起身去送客。

 

“总有机会的。”对方笑笑,和自家的石切丸一起慢慢退出房间,带上了门。

 

不久后长谷部也回来了。主上说要准备和歌仙的通讯,就一同去捣鼓起了符咒。石切丸不太懂那些现世的咒术,也暂时没有兴趣,就一个人留在刚刚会客的地方喝着没喝完的茶。

 

有的东西在石切丸心里开始明晰起来。

 

首先是,自己可能也同样喜欢着青江这件事。

 

先前在走廊碰到其他本丸的青江时,石切丸有感受到那种奇妙的违和。和以往同青江在一起时的愉快不一样,尽管有着相同的外貌和相似的性格,但本丸里的青江,自己也是对对方怀有一定特殊的感情的。说起来喜欢吃丸子也是因为自己一直都是和青江一起边吃丸子边聊天,日子一久也就变成了习惯,一吃丸子就总是会想到青江的笑容,可能是因为这样才喜欢吃的吧。

 

之后是,石切丸明白了自己的存在也同样是独一无二的。就算青江现在喜欢的是作为石切丸的付丧神,自己也绝对要让他喜欢上独一无二的,作为付丧神的自己。

 

一旦确认了这些,就没有什么好迷茫的了。

 

自己已经下好了要用尽一切办法让对方留在自己身边的决心。接下来就是等待回到本丸,面对面的对青江说出自己的答复。

 

石切丸想到这些下意识的捏了捏拳。顿时觉得未来几天的工作的疲惫都不是什么大事,心里只有对回本丸,面对青江把这份感情倾吐而出的期待。

 

正当石切丸坐在凳子上因心情大好而快要哼起歌时,隔壁房间传来了审神者的声音。

 

“石切丸,歌仙好像找你有事——”


评论(2)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