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为什么他们这么可爱啊!

年每天都有粮吃夜

© 年每天都有粮吃夜 | Powered by LOFTER

日思夜想(二)

得到了大家的评论和小红心!非常感谢!
第一次写文,文风基本上就是初中生作文的那种质朴纯真。尽管如此还是读下去的你,勇气可嘉(不)
大早上起床看见红心激动的来了个鲤鱼打挺。
然而却立马体会了一次文写一半存档全无的悲伤。
果然存档是画手和写手共同的痛。
没事擦干净再来。
趁热乎,干了这碗石青!

注意,本篇有非常非常微的虎彻兄弟,歌青友情向。
ok的话↓
=============

因为作为队长的长谷部和主上一起去了现世,现在青江所在的小队暂时没有出阵任务。
还好是这种安排,这样状态下的青江要是上战场可真是让人放心不下啊。歌仙一边整理着文件,一边看向旁边背靠着桌角仿佛丢了魂一样的青江,默默想着。
“虽然这么说可能不是很风雅,但我还是希望你不要妨碍我工作。”歌仙无奈的拿着准备收入已完成工作文件夹的一叠纸拍了拍青江的背。
青江一声不吭,但还是向边上挪了挪。
歌仙也是难得看见这么乖的青江,没有了理由再继续发难,也就由得他用白束装包裹着自己蜷着身子待在一边。

噔噔。
歌仙完成了一部分工作,把文件在桌上敲了敲,整理完收入文件袋。再看了看青江那边,他就在原地坐着基本没活动,上半身被白束装包裹着只露出了脸部,还被他自己的头发遮了一半,剩下的部分在白布的映衬下也只显得比平时更为阴森苍白。
歌仙转过头看了看庭院,明明是春色大好的时节,自己身边的气氛却宛如寒冬。
这么下去也不是个事,歌仙挠挠眉心,坐到青江旁边准备好听他的牢骚:“你没事能不能别当尸体偷懒,也好好帮忙干点活啊。”
要是平时青江早和他杆上了,今天却是出奇的安静。
歌仙也没有耐性再和他耗着,起身就准备继续去进行下一步的工作。却被人一下子拉住了裤角。
歌仙有点想发火:“你就算不干活也不要来妨碍我,我还得赶快弄完这些去蜂须贺那边帮忙呢!”
“他那边长曾弥早去了,现在应该已经弄完了。”青江终于发出了点声气。
歌仙一脸烦躁,最后也只能再次坐下。青江现在给他的感觉就一失恋的小姑娘。虽然文学里面对少女失恋的描写总是充满了怜惜可爱,但一个大老爷们露出这种姿态更像猎奇文学里的病态描写。
而歌仙却不得不放下他风雅的做派,和一团焉了吧唧的大老爷们面对面坐着。
“你和石切丸告白了?”歌仙单刀直入。
“你怎么...唉算了,没错。”青江本来还有些错愕,但一想最近自己对石切丸的死缠烂打,是个明眼人都能看出来,更不用说相交不浅的歌仙。
“看你这个样子,应该是还没有成功而且准备趁着机会再穷追猛打一下逼人家就范吧。诶呀可惜,到嘴的食物丢啦。”歌仙在损起自己的亲友时经常不注意风雅的形象,此时也是在阴阳怪气的嘲讽青江。
“没丢。”青江瘪了瘪嘴。
“那你干嘛缩在这,跟个男人被别的女人给拐跑了的小媳妇一样?”
“......”青江没话可接,只能瞪着幸灾乐祸样的歌仙。
歌仙一看青江平时那么聒噪的人都没回话,也就知道按他的脾气,这一次真的很难得的有了大事不好的危机感。
“唉,我也是怕了你了。”歌仙挠挠后脑勺,放了张符咒在地面上:“主上和我们约好了每天晚上要和他汇报工作情况,这东西好像是能让我们互相通话。”
歌仙看见青江的脸色逐渐好转,把符咒在被他碰到前又抽了回来:“不过每天都只在晚上汇报,到时候我会去喊你,顺便想办法让石切丸过来说话,这样就行了吧?”
“歌仙兼定大人您的大恩大德小的我永生难忘!”青江一个前扑立马抱住了歌仙,而后者很是不领情的把他推到一边。
“小心别压坏了符。”歌仙把符咒好好收了起来,青江看着符咒就像看见一棵救命稻草,歌仙受不了这个眼神,只得向他挥挥手:“行了你就是不干正事也别捣乱,找个地方好好待着去吧。”
青江现在有了新的盼头也就不想再骚扰歌仙了,乖乖应了声就愉快的出了房间。
歌仙看看终于走了的青江,再看看面前堆积如山的工作,叹了口气:“真是不风雅。”

烦恼的时候时间过得很漫长,期盼的时候时间也没有缩短。青江找了各种事情打发时间,给小短刀讲故事被一期赶出来,去瀑布下观看山伏和江雪的修行,帮烛台切收了一些新鲜的蔬菜,和大俱利一起逗猫......
终于等到歌仙过来喊他时他正在胁差房里和其他人一起鬼话夜谈,歌仙开门后浦岛和鲶尾都发出了不小的惊叫。青江讲的故事刚刚进行到主人公打开发出奇怪呻吟声的门的部分。
“所以接下来呢!接下来发生了什么?!”浦岛和鲶尾虽然满脸写满了害怕还是想缠着心思早已飘到不知道哪去的青江讲完接下来的部分。
“啊...哦?哦...唉接下来大家都死了!”青江赶紧敷衍一通扒开俩人出了房间。
歌仙带着青江一起往通讯的房间走,顺便交代了一下情况:“我待会会和主上交待好让主上带他过来的,你先别随便出声啊。”
“好的好的没有问题!”
之后青江就好好的坐在歌仙身后听着日常汇报,无聊但是激动,在心里不断思考着待会要怎么和石切丸说。
终于歌仙给青江摆了个手势示意他上前,青江移过去听见从符咒里传出主上喊了声石切丸的声音,然后还出现了其他杂音。
“请问,这样就可以对话了吗?”传出了石切丸的声音。
“石切丸!!!”青江把脸都快贴到符咒上大喊了一声。接着对面传出了唔哇哇哇的惊叫和其他杂音。
“声音太大了,离远些,正常说话的音量就行。”歌仙在旁边作痛苦状捂着耳朵小声提醒着。
青江意识到自己好像犯了什么错,小心翼翼的拉开距离准备再开口说话,对面却先传出了声音。
“是青江么?”石切丸的声音。
“是我...”青江听出他好像有点吃力,可能刚刚他的耳膜也感到了不小的震颤。青江想再说点什么,但经过刚刚一出再加上紧张,之前准备的话都零零碎碎的散在嘴边不知道如何组织。
无法看见对方的表情,不知道对方处于什么样的环境。平时哪怕默不作声,从小小的肢体语言上青江都能知道石切丸当时的情绪,现在只能用声音来判断,他怕一不小心弄错了什么就会让石切丸对他的好感有所下降。
而在沉默里对面不时的传出了审神者很小的声音:“嗯是青江?石切丸,怎么了吗?”
之后是长谷部的声音:“主上刚刚ZF那边发了一份文件好像很重要需要你过来看一下。”
“哦哦哦好的我去一下,你们有什么就先说着吧。”
青江这边,歌仙看着他沉默的样子也是默默摇了摇头,向后退了几步,出了房间。
只剩下两端通话的人了。
世界顿时安静,青江感觉自己比起昨天那么大胆的告白可是紧张多了几百倍,都能听见自己剧烈的心跳。
“那个。。。”“我说!”
两边符咒几乎同时传出了声音,也几乎同时又没了声音。
青江现在的心情说不上有多憋屈,这种尴尬的气氛是之前对这个通话期待不已的他怎么都没有想到的。
“青江?”又传出了对面石切丸的声音。
啊啊啊无法知道他是什么样的表情,糟透了!
“我在,我在。”青江半捂着脸,沮丧极了。
对面一下子传出一声轻笑,青江的脑海里突然就清晰的出现了石切丸嘴角上扬的表情。因为这个笑容他再熟悉不过了,他最喜欢的就是这个表情。
“青江,我知道你想说什么。”石切丸的语气一如既往的平静,低沉的嗓音让人感到分外的安心:“没事的,回复我回去后一定会好好给你,在此期间你不必再多做什么,答案已经定好了。”
答案已经定好了。
会是什么样的答案?
在和平时没有不同的语气里青江想象不出石切丸的表情,也无从推断他打算给自己一个什么样的回复。
他也只能回一句:“好。”

==========
想象一下在电话爆破声里papa还是听出了是青江,真爱啊(。)
没有什么吸引人的,毕竟结局已经定好了XD
不过还是那句话,我喜欢过程。
下篇就完啦,以及虽然是第一次写文但

我想发车。

评论(2)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