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为什么他们这么可爱啊!

年每天都有粮吃夜

© 年每天都有粮吃夜 | Powered by LOFTER

日思夜想(一)

占个石青tag。。。
明明该练画技画图的人跑来占文真是不好意思。。。注意文笔渣语法很渣(老脸一红
大概是想讲俩人在本丸里好上的过程
结局是注定的,但我喜欢过程XD
开始啦:D

=============================

“我也算是搞不明白了。”
眼前的人将手抬起,用宽大的袖子挡住了那绝对可以称作俊俏却略微有些发红的脸。
“所以...那个...青江...你是想说.........你对我很...尊敬么?”他的眼神扑朔着想要找个什么焦点,视线却又不得不落在现在上半身几乎和自己贴着的青年身上。
“请不要故意偷换概念,石切丸。”
“啊,居然是说我偷换概念而不是说我过于自大么?”他还是放下了袖子,叹了口气,看向青年,顿了顿才终于张口说道:“我明白了,但请给我些时间,我没法立即答复你。”
青年紧盯着他的目光似乎有什么光亮闪烁了一下,同时刚才还略显紧绷的眉头也一下子舒展开来。
他想了想还是补充道:“不过我劝你还是别抱太大的希望才好,毕竟.......”
“没有关系。”身边青年的音调和刚才相比明显略有抬高。
“嗯?”
“毕竟你有打算好好考虑是吧?我本来还以为你会毫不犹豫的拒绝我,现在看来我还是有很大的希望的嘛。”青年嘴角上扬,没有被发丝遮住的金色眼睛微微眯起。表情和他的语气一样毫无遮掩的喜悦。
“什么....很大的希望,所以你原本都没有抱多少期望那为什么还要....?”石切丸错愕不已。
“因为我喜欢你呀。”青年表情没有一点变化,平静的说出了让人感到难为情的句子,末了还补上更甚的一句:“喜欢到快要发狂。”
石切丸的脸上却是再次的红了一大片,烧得和他眼角的颜色几乎融成一片。想要再说点什么却只能张大了嘴而发不出半点声音。
而对方也没有让这种沉默持续太久的意思,马上收起一切带有侵略性的动作,从石切丸身边移开,说了一句那我出阵去了后不紧不慢的走出了房间。风轻云淡得就好像刚刚他和石切丸不过像平时一样结束了一场日常对话。
像平时一样。

笑面青江的内心雀跃着,欢欣着,不安的舞动着。
啊啊最后还是说出来了。
他绝对算不上是一个稳重的人,反而认识他的人都会不假思索的给他下一个“轻浮”的定义。而不认识的人在看见他的第一眼时也多半会这么认为。
他也的确是这样表里如一。无论是刚才在和石切丸就着主上给的丸子喝茶聊天时突然的告白,还是现在一如既往的在出阵时冒着黄段子和时不时躲开长谷部投来的刺人视线。他就像对什么都不在乎一样,保持自己一贯的节奏。
然而他很在乎。
他在乎得不得了。
他很在乎石切丸在听见他淡然的说出那四个字后一瞬间的表情,他很怕从里面看到哪怕一丝的厌恶。还好石切丸的表情除了错愕并不能让人解读出更多的东西来,不过比起什么浪漫的两情相悦的幻想也还是差了一截。
为什么自己就这样忍不住这份躁动呢?

“今天出阵的情况报告,只有青江一个受了中伤啊...无妨,先去手入吧。”
“是。”
三心二意的结果就是今天的出阵只有青江总是走神而被敌对方挑了两下,还好在队友的掩护下最后都是有惊无险。
“你今天是不是吃错了东西啊?!!!”
青江手入时脑子里还回荡着长谷部帮他顶过一刀时的怒吼。感激之余还是觉得当时长谷部砍向敌人的一刀分外用力,敌短刀基本碎成了渣,而一想到那一刀的怒气大多是被自己所激起的,不禁有些后怕。
吃错的东西,大概就是今天中午的丸子吧。

————————————

“嗯哼哼哼~~~”从青江嘴里哼出的欢快的曲子充满了手入室。
世上有着会在告白之后感到害羞后悔希望回到之前保持朋友的关系的人,而也有像青江这样会在告白后越发激动愉快的人,虽然他的告白准确来说并没有成功。
但石切丸也并没有表现出厌恶。青江知道这可能是那个人本身沉稳的性格所影响,却也完全没有打扰到青江对告白成功的可能性充满了积极的想法。
手入时间不是很长。结束手入后青江到审神者办公的房间做了一下报告和被交代了要多加小心之类的话后就回到了胁差的房间准备休息。
换睡衣的时候心里也全是石切丸。
铺床垫的时候心里也全是石切丸。
躺下来的时候心里还全是石切丸。
青江激动兴奋,为他能够拥有人类之躯而欢呼,为之后他还有无数能够接触到石切丸的机会而在心中雀跃。

就这样,今天的梦里一定还会是石切丸。

——————————
“我要去现世办公做一下报告,然后石切丸和长谷部作为本丸的付丧神代表也和我一起去。”
一大早的例会,审神者在交接了一下接下来的安排后宣布了这一消息。
“什什什什么时候?!”青江马上惊起。
“啊抱歉抱歉忘记说了,因为ZF那边之前就说过这事但不小心被我忘了,所以时间有点赶,下午就走。顺带一提因为报告流程繁多挺花时间的,可能最少也要四天才能回来,这几天的本丸就由蜂须贺和歌仙主要负责照看啦,大家也都要互相帮忙啊。”
自家审神者的不靠谱可是出了名的,付丧神们也早已习惯,此刻大家脸上露出了一贯的苦笑,但一般也没有人有什么太大意见。
可是这段时间对于青江来说很不一般。石切丸要跟着审神者去现世,就意味着在刚刚告白完等待回复的期间他都没有办法做任何事情添加石切丸对他的好感来给自己的爱情助阵啦!
所以此时青江很有意见。
“主上,劳烦一下,我也想一起去!”青江按捺不住,站起来并举起双手以表现出他的迫切。
审神者看了一眼青江,垂下眼睛很委屈的说:“嗯其实我本来是想带青江你的啊,你看如果是你的话我们一定就能一起去喝喝酒撩撩妹什么的......”
旁边的长谷部轻轻咳了一下。
“啊不过嘛,这次的报告比较重要,需要拿的资料比较多还挺重所以就找石切丸来帮忙啦,没事没事下次我们啊还有日本号次郎你们几个~再一起去喝一杯吧~”
并不是没事而是非常有事啊你这个hsb管严的不靠谱审神者!
青江腹诽道。但他也不会做什么超出界限的举动,只能和审神者打打趣后默默的坐下。
虽然头垂了下去,青江余下的目光还是不由自主的瞟向石切丸的方向。
石切丸还是好好的坐在位置上,偶尔被审神者的发言逗得一笑,但基本上还是那种一如既往的泰然自若的表情。
而可能是感受到了青江的视线,石切丸突然看向了青江这边。
青江惊觉自己的视线好像太过炽热,不由得向地上瞟了一下,再看向石切丸时,发现对方还是看着自己的方向,向自己露出了一丝苦笑。

那是什么意思呢?



。。。吐槽分割线。。。。。

啊第一次写文好紧张。不会取名随便来个吧!(揍)
不行啊写不出想要的感觉,这种和画画时候一样的空虚感都是在告诉我自己的不足吧。。。唉我果然还差的远呢!
只能说石青好吃,连我这种万年没有写过同人文的人也有了给自己种粮的欲望(x)
如果你看了的话,我想厚颜无耻的求个小红心或者评论。
毕竟你能看到这里至少说明我的文勉强是能读下来的:D

评论(4)
热度(25)